《有种后宫叫德妃》 作者:阿琐 本作品由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www.socitys.cn)提供 【001皇后薨】      皑皑苍白笼罩宫宇,初夏的紫禁城宛若寒冬腊月。   康熙十三年五月,赫舍里皇后难产而终。   三日后,钟粹宫里,一身缟素的王嬷嬷满头虚汗从产房跑出来,口中嚷嚷:“生了,答应生了。”门外的小太监忙不迭拦住,低声提醒她,“嬷嬷,可不敢笑啊。”   王嬷嬷闻言面色一紧,捂了嘴,回眸见宫女岚琪端着血红的水盆从屋里出来,正要去换干净的热水,便扬手叫住:“你到乾清宫去一趟。”   “奴婢?”问话的功夫,王嬷嬷已拿下岚琪手里的水盆,拉到面前细细看,见素服干干净净没有染上污迹,便说,“去乾清宫禀告李公公,说布答应生了小公主,母女平安。”   “可是……”   “啰嗦什么,赶紧去。”王嬷嬷将岚琪朝外头一推,“一定小心说话,别说错话连累了答应。”   “是。”   走出钟粹宫,岚琪闻到风里潮湿的气息,仰面看天,东方果然黑沉沉一片乌云,冗长的宫道挂满了白灯笼,而往乾清宫的路她并不熟悉,。   眼下举国治丧,答应生女本是喜事,可天大的喜事也无法抵消皇后薨逝的悲伤,听说皇上已经三日不进米水,这会儿去乾清宫,哪怕是禀告皇上又添一女的喜事,也免不了被李公公责备。   朝着大概的方向走,宫道冗长繁复,又有层层高墙挡住视线,岚琪到底还是迷了路,已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怎么办……”心下着急,却见远处有步辇走来,未免冲撞哪一宫主子,唯有先跪在一旁。   步辇缓缓行来,听见一声“停”,岚琪心头一紧,果然又听见问,“为何一个人在此转悠,你是哪儿的宫女?”   岚琪稍稍抬头,入目面色苍白的女人端坐步辇之上,正是她认得的荣贵人。忙磕头请安,怯怯将缘故说罢,便听荣贵人轻轻一叹,旋即吩咐身旁的宫女:“带她去乾清宫,指明了方向远远离了就好,不必上前。”又似自言自语:“连阿哥所的人也顾不上了,倒也是她的福气,能和孩子多呆一会儿。”   岚琪重新伏地不敢抬头,不多久步辇远离,留下的宫女与她道:“快起来吧,我领你去,你怎么胡乱走,这里可错了方向的。”   “是,奴婢愚笨。”岚琪起身跟在那宫女身后走,忍不住回眸看荣贵人的背影,心叹她年初才丧子,两个月前分娩皇子却又当日夭折,去年风光时还被后宫所有人羡慕着,转眼就失去了一切。   “看什么,快走吧,这瞧着要下雨。”那宫女好不耐烦,岚琪不敢怠慢,低头一路相随,终是靠近了乾清宫。   “你自己去,我可不过去了。”那宫女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岚琪不敢阻拦,心里却犯嘀咕,她可能不认识回去的路。但眼下总要先去禀告答应产女的事,深深呼吸后硬着头皮,怯然走到乾清宫门前。   “哪儿来的宫女,这么不懂规矩?”门前小太监见他便呵斥。   岚琪忙道:“奴婢是钟粹宫宫女,布答应刚刚产下小公主,母女平安。望公公向李总管通禀一声。”   她话音才落,天际突然惊雷炸响,吓坏一众人,可不等门前小太监去传话,里头一下子出来许多太监宫女,岚琪被推搡到了台阶下,就听见那些人说:“赶紧的,皇上摆驾。”   却是此刻,天色瞬间暗沉,狂风四起大雨倾盆,黑压压的天边闪电狰狞,轰隆隆雷声不绝于耳。   “万岁爷您不能淋雨啊,万岁爷,让奴才给您撑伞……”   伴着李公公焦急的声音,玄烨旁若无人走出乾清宫,举目漆黑苍穹,任凭雨水打落在脸上,李公公撑伞赶来,被他大手挥开,呵斥一声:“滚!”   “皇上。”李公公跪在雨中,痛哭哀求,“念着太皇太后和皇太后,您可千万保重龙体!”   玄烨双拳紧握,脸上已然分不清雨水和泪,字字沉重:“可朕再也听不见皇后说这一句话,再也听不见……”他毅然走入雨中,朝着皇后梓宫停放的殿阁而去。   李公公一路紧跟,再不敢为皇帝打伞,宫女太监纷纷冒雨相随,乾清宫前呼啦啦散去所有人,谁也没意识到台阶下角落里,早已浑身湿透的乌雅岚琪。   ...   ...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002玄烨的背影】      狼狈不堪地回到钟粹宫,王嬷嬷得知岚琪没有把消息送给李公公,劈头盖脸一通骂,却被布答应叫进去说:“前头那么忙,谁顾得上我这里,没有人来也好,我能和小公主多待一会儿。”又吩咐岚琪:“赶紧去换衣裳吧,着凉不好。我这里养着,小公主也养着,少不得人伺候。”   “是,奴婢这就去。”岚琪不愿理会王嬷嬷的嘴脸,漠然就离了。   且说王嬷嬷原是钟粹宫主位慧妃娘娘的乳母,慧妃娘娘早年就殁了,她便留下打理这一处殿阁,布答应来了后也常看她脸色,直到有了身孕太后发话要嬷嬷好生照顾,才多尊重些。而对于岚琪这些小宫女,便是可劲儿地欺负。   岚琪回房匆匆洗漱换衣裳,少时另一宫女盼夏进来,端了碗姜汤给她:“你喝了发发寒气,阿哥所的人不来接小公主,答应坐月子,公主要照顾,咱们统共这几个人,可不敢病。”   “幸好乳母一早就选定了。”岚琪轻叹,之后闷头灌下姜汤,辣得她直冒汗,必是小厨房里已经短了盐糖,没舍得给她多放。   “你早些去答应跟前,答应只习惯你伺候的。”盼夏又嘱咐一句,便拿了碗出去。   岚琪穿戴好衣裳,麻利地擦干头发,坐在坑坑洼洼破旧的铜镜前,瞧见里头铜黄色朦胧的自己,眼前却莫名浮现暴雨中皇帝的身影,九五至尊的天子在那一刻,仿佛只是有血有肉,难以承受丧妻之痛的深情男子。   而这几乎是她第一回仔细看见皇帝。皇帝平日里不来钟粹宫,答应侍寝则由内务府的人接送,只在元旦那日跟着答应才远远见过一次,彼时赫舍里皇后坐在皇帝身旁,雍容华贵红光满面,谁又能想不出半年,伊人已殒。   皇帝雨中的背影在岚琪心中久久不散,更没来由的想在那一刻要走近他,想要捡起被他挥手打开的伞,哪怕只能为他遮挡些许风雨。   “傻子,哪儿有你的事。”脸上浅浅作烧,岚琪自嘲一句,赶紧梳好了头发,不等她出门,王嬷嬷已经来催,骂骂咧咧着:“小蹄子又偷懒,还不快去伺候答应。”   说起来,布答应和岚琪同年入宫,只是主子奴才不同的命,但因年纪相仿且本性又柔和,布答应对宫里人向来宽仁,偏是王嬷嬷仗着旧主拿大,颐指气使的,也没人敢计较。   这会儿赶来伺候主子吃药,布答应反安抚她:“她一直指望我这胎平安生产后,好在太后面前邀功,谁晓得会是如今这模样,她气不过,拿你们撒气也是有的。看在我的面上,你们别和她计较。”   岚琪心疼道:“答应养好自己要紧,我们早习惯了,平时不服气,也是瞧不起她对您不尊敬。”   “她是跟过慧妃娘娘的,我这里当然委屈她。”布答应叹一声,忽听婴儿咿呀,忙让岚琪去叫乳母,之后看乳母给女儿喂奶,竟是潸然泪下,“之后去了阿哥所,一年见不上几次,我倒宁愿哪位娘娘要了她去,往后能常常见一面。”   岚琪默默立在一侧,想到今日遇见的荣贵人,才记起她一岁的女儿也是今日生辰,去年今日同样诞生一位公主,相较当时的热闹,更显今日凄凉。   “答应,荣贵人派人送东西来了。”王嬷嬷突然进来,身后跟了方才给岚琪领路的宫女,那宫女此刻倒十分谦和,笑盈盈将礼物放下,给布答应行礼说,“贵人说眼下要紧时候,一切以皇后丧仪为重,或有照顾不到答应的地方,请您自己千万保重。”   布答应谢过,让岚琪赏了一把铜钱,亲自送那宫女出去,待回来便见王嬷嬷在拆礼物,嘴里嘀咕着:“还是荣贵人想得周到,难怪万岁爷喜欢贵人。”   岚琪不语,心里却记得王嬷嬷曾经说漏嘴,很瞧不起荣贵人包衣宫女出身,那时她就不明白,明明王嬷嬷自己也是包衣奴才,何苦如此刻薄。   那之后隔了两天,阿哥所的人终于缓过神来,匆匆忙忙派人来把小公主接走,如是才六宫皆知皇帝又添一女,可因为皇后丧仪,钟粹宫里终究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唯一好的,便是内务府给足了分例,小厨房里也能好好给答应补身体。   小公主走那一日,布答应哭得几乎晕厥,拉着岚琪的手一遍遍说:“我几时才能再见她……”   惹得岚琪也落泪,唯有王嬷嬷冷冷地说:“您养好身子,将来哄得皇上喜欢,有一日出头做了主位,还怕皇上不叫您抚养公主?”   ...   ...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003难得好性子】      盼夏忍不住说了句:“您老说得轻巧。”结果触怒了王嬷嬷,一时吵闹,惹得布答应愈发伤心。只是再闹也终有限,如今皇后大丧中,哪一个敢做出格的事犯忌讳,王嬷嬷也知收敛,不似平日那般嚣张。   私下里盼夏则对岚琪抱怨:“那老货也不想想,真等咱们答应出了头,还能像现在这样忍耐她,我若是答应,到时候定赏她一顿板子送去暴室。”   岚琪向来能忍,也劝盼夏:“你这些话别总挂在嘴边,不等答应出头,咱们先叫她收拾了,终究是经年的嬷嬷,我们不能得罪。少搭理她多做事,只看着答应对咱们好吧。”   盼夏便总笑:“不怪答应爱你在跟前伺候,你这好性子真是难得的。”   这样的话岚琪听得多了,就连王嬷嬷也曾如此评价她,而入宫前她就知道,在这个世界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忍则忍方是生存法则,无视王嬷嬷,能跟布答应这样温顺的主子,她已经很满足。   不知不觉,五月一晃而过,为大行皇后持服二十七日后,宫里才真正显露夏日的绚烂,随着日头越来越浓烈,悲伤的气氛也渐渐淡了。   这一日,阿哥所上奏大阿哥染风寒,皇太后奏请太皇太后,下懿旨赐惠贵人前往探视,惠贵人便又请旨与荣贵人同往。   荣贵人已连丧三子,如今唯一的女儿自然是她心头肉,平素不得探视,又兼皇后大丧,那一日布答应产女,恰也是公主生辰,勾起她无限思念。今日惠贵人为她求得恩典,委实感激不尽。   姐妹俩看过孩子自阿哥所出来,荣贵人便请她到殿阁一聚,路上偶遇安贵人,遂三人同往。   待至殿阁坐定喝茶,安贵人问起:“大阿哥可大安?”   惠贵人忧心忡忡:“瞧着不要紧,可我心里落不下,又是这几日时常为大行皇后哭,心里本就沉甸甸的。”   “看着小公主倒是十分健壮,才足月的娃娃,个头儿可不小。”荣贵人给两位妹妹斟茶,一边说起那天的事,“想来也可怜,好容易生下女儿,连阿哥所的人都不惦记着。”   安贵人却道:“生女儿才好,若也是生个阿哥,那才真真可怜,有二阿哥在,还有他什么事儿?”此语一出,顿觉失礼,想惠贵人膝下大阿哥原是十足金贵,如今皇上再得嫡子,一下没了光芒,妃嫔之中本忌讳说这些,她此刻却当着人面说。   然惠贵人性情敦雅,如今只盼儿子康健,哪儿有心情与人争执造口业,淡淡一笑只顾喝茶,又听荣贵人说起:“昭妃娘娘这些日子辛苦,上侍奉太皇太后皇太后,下代理六宫之事,昨晚就听说半夜宣了太医,也不知是不是病。”   惠贵人却是不知,忙道:“你何不早说,我们该去请安才是,怎好娘娘那里忙得累病了,我们倒坐着说闲话。”   三人便撂下茶点,敛了衣容往翊坤宫来。   彼时昭妃才服了药,只穿了常衣坐在榻上看内务府呈送的单子,听闻三人结伴而来,因是经年相识不甚在乎衣容,便让宫女宣召进来。   ...   ...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004昭妃】      三人行礼请安,安贵人嘴甜心巧,抢了话头说:“听闻娘娘昨晚宣召太医,嫔妾很是担心,此刻见娘娘气色尚可,才安心一些。如今六宫无主,全仰仗娘娘主持打理,您可千万保重。”   昭妃很是受用,笑道:“可惜本宫太过愚笨,若能有大行皇后一二,也好为太皇太后、太后和皇上分忧。”   话音甫落,外头竟高呼皇帝驾到,这会儿功夫谁能想皇帝会来,皆吃惊不小,而昭妃仪容不整很是尴尬,便让三人先去门前接驾,自己忙喊宫女取衣裳来。   可玄烨早已进了寝殿,见屋子里诸多人,倒未见不悦,只是道:“朕可打扰了你们。”   昭妃也顾不得整理仪容,忙越前行礼,伏地告罪:“臣妾不知圣上驾临,衣衫不整愧对圣颜,还请皇上恕罪。”   玄烨却亲手搀一把,温和道:“这些日子全有你掌理后宫,朕谢你不及,何来怪罪?今日向太后请安,才知你昨夜染病,辞了太后即刻就想来瞧瞧你。”   昭妃闻言顿时双目通红,颤巍巍起身立定,垂首道:“皇上体恤,臣妾愧受。实因太过愚笨,不及大行皇后千百分之一,而今宫内诸事也皆照大行皇后身前所定章法行事,才得以妥善,臣妾怎敢居功。”   提起皇后,玄烨眸中顿时黯然,沉沉道一句:“你们情同姐妹,由你替她做这些事,皇后也安心了。”一时没有心情再与昭妃说话,且见三位贵人也在,更不愿多留,嘱咐昭妃好生保养,便就走了。   昭妃反松一口气,虽说做妃嫔哪有不乐意见皇帝的,可如今皇帝满心只有大行皇后,见了也没甚意思,且自己病体倦容,唯恐叫皇帝生厌。要紧的是,皇帝当着三位贵人的面夸赞她感激她,安贵人不足为道,但惠、荣二人皆曾产子产女,素来圣宠多于她,眼下也算扬眉吐气。   三人是极有眼色的,皇帝走后侍奉昭妃坐回榻上,安贵人巧言夸赞,惠、荣二人在一旁附和,渐渐解了尴尬,午时皇太后赏赐饭菜,昭妃也邀三人共享。   席间说起大阿哥的身体,便提起才足月的小公主,昭妃幽幽叹:“布答应生女有功,是该升常在,偏如今没有顾得上她的空,只能先委屈她了。”   膳后昭妃要休憩,三人退出翊坤宫,因无心再聚,便各自取道回宫。但荣贵人走不久,便带了人转去钟粹宫,宫女吉芯劝说:“如今没人搭理布答应,您何苦去照拂,如安贵人知道了,又要说出不好听的话,白白叫人捉了话柄。”   荣贵人却笑:“皇上子嗣皆早殇,如今膝下稀薄,便是生了公主也是极大的功劳,只因大行皇后之故,太皇太后、太后都还没缓过神,等过阵子缓过来,岂能不怜爱公主?爱屋及乌少不得赏赐布答应,到时候若提起曾经有谁照拂,便是我的善心。哪怕日后她依旧落寞,我也是做件好事,积功德一件。”   ...   ...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005宫女的命运】      吉芯恍然大悟,“还是主子有心,奴婢却想不到。”   荣贵人笑而不语,待至钟粹宫,布答应忽闻她来,扶着岚琪匆匆赶到门前迎接,荣贵人却虚扶一把,“才出月子,好生保养要紧。”   布答应不敢失礼,将她迎至屋内上座,复又行了礼。   岚琪奉茶来,荣贵人抬眼瞧她,笑问:“可是那一日在路上遇见我的宫女?”   “是,奴婢乌雅岚琪。”岚琪忙屈膝伏地,“奴婢愚笨,那日若非贵人相助,唯恐冲撞了其他主子犯下大错,奴婢叩谢贵人恩典。”   荣贵人叹:“果然是跟你家主子学的规矩,这样懂礼数,起来罢。”   且说岚琪如此感激,并非只谢她派人领路这样简单,倘若当时未有先遇见荣贵人,而是撞见了别的什么人更失了礼,恐怕连布答应也要受到牵连。   “今日惠贵人与我得太皇太后恩旨去了阿哥所,我们也去瞧了瞧小公主,足月的奶娃娃长得很健壮,这会儿特地来告诉你一声,也好叫你安心。”荣贵人悠悠说着,一边喝了茶,才搁下茶碗盖,便见布答应双目通红似强忍着泪,亦是感同身受,好言劝一句,“圣恩浩荡,总有相见之日,你如今一切保养身体为重。”   布答应哽咽:“多谢贵人,嫔妾记着。”   之后絮絮话些家常,荣贵人坐不过两盏茶的功夫便离了。   岚琪随主子送到门前,待回来收拾茶碗,走在廊下却见王嬷嬷在那儿悠闲自在地跷腿坐着,宫女静燕托着碟果脯伺候在边上,太监小赵子则巴巴儿地围着她打蒲扇。   盼夏从后头跟来看见,啐一句:“狗东西,不知伺候主子,专哄这老货开心,瞎了狗眼的。”   “你小声些。”岚琪拦住她,两人从后头绕着走,却还是听见王嬷嬷那儿说,“这做奴才就要有眼色,你们以为荣贵人怎么有的今天,模样儿也瞧见了?不过中上姿色,可就是在乾清宫端茶送水把皇上伺候高兴了,一宠就是这些年,就连昭妃娘娘都不及她一手指头。可惜啊,出身下贱,再得宠也做不上主位。”   离了远了,盼夏又骂:“改明儿想法子叫她得罪上头主子,好好整治才行,对着我们母老虎似的,一到外头就是条哈巴狗。这会儿又坐着说荣贵人闲话,方才低眉顺眼的模样,恨不得去捧贵人的脚来亲。”   岚琪苦笑:“你的嘴也毒,计较她做什么,她这样口没遮拦,早晚要闯祸。我们只管安安分分做事,伺候好答应才是。”   盼夏便又笑:“你这佛爷脾气,做奴婢可真委屈了。”又搂着岚琪说,“细细瞧着,咱们钟粹宫里你可是最好看的,方才你站在荣贵人前头,也把荣贵人比下去了,那老货说的话你可听见,岚琪呀,你要是也有那一天,可不能忘了我们姐妹一场。”   岚琪这才恼了,在她屁股上使劲儿掐一把:“你再胡说,我叫主子打你,你说这些话,可不怕主子伤心么?再不许提了,不然我真不理你,下次王嬷嬷折腾你,我也不帮你了。”   正嬉闹,王嬷嬷循声而来,冷脸骂道:“小蹄子又偷懒,鬼鬼祟祟编排我什么呢?还不快去伺候答应,答应正找人呢。”   岚琪拉着盼夏就走,之后忙忙碌碌也没想别的,直到夜里布答应睡下,岚琪在外间值夜,盘膝坐在地上看繁星满天,眼前竟又莫名出现那一日雨中皇帝落寞悲伤的身影。   布答应曾感慨,也许她死了皇帝也不会记得她是谁,赫舍里皇后不能陪伴皇帝一生,但走在他前头又被他如此思念,何尝不是福气。   彼时岚琪什么也没说,这会儿却觉得不然,相爱之人能相守一生才是真正的福气,若有一日她也能得觅良人,一定好好守护他,直到生命的尽头。   想到这些,不禁脸上作烧,暗暗骂自己:傻丫头,不知羞。   ...   ...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006深夜求药】      炎炎夏日转瞬即逝,秋风染了红叶,一阵阵雨一阵阵凉。   皇后大丧后,前朝紧跟着三藩吃紧,皇帝日夜勤政,连带后宫气氛也十分压抑。   从夏日到入秋,皇帝除却向太皇太后和太后请安,极少来后宫。或翻牌子,侍寝最多也是荣贵人和惠贵人,昭妃娘娘权理六宫却极少能见圣颜,布答应这一类,自然更没有机会。   王嬷嬷越发嫌弃跟了没用的主子,平日里的功夫一味推给小宫女,静燕每天哄着她,女儿似的,当然不必干活,布答应手下统共三个宫女,岚琪和盼夏自然担当起大部分的活计。   盼夏不服气,偶尔发脾气也撂摊子,唯有岚琪能忍,多做一些也无怨言,布答应看在眼里,总私下与她说:“我这样子不好,偏是连累你。”   岚琪怎会计较,在这里不挨打不挨骂,只要不理会王嬷嬷,真的平静又安宁,多干活忙碌一些,日子也过得快。   但入秋后,布答应在月子里吹风落下的病症渐渐显出来,每添一分寒意,她的咳嗽便越重,岚琪求王嬷嬷去请昭妃娘娘给宣太医来瞧,王嬷嬷只冷冷地说:“昭妃娘娘那儿忙得脚不沾地,我去了跟前也不敢开口,且再养一养,答应年轻轻的咳嗽几声怕什么?”   可这日到了夜里,布答应咳嗽越发严重,虚汗湿透了衣衫,脸上烧得通红,渐渐连意识也变模糊,咳猛了就搜肠刮肚,瘦削的身子跟着颤抖痉挛,盼夏急得都哭了。   “我去求荣贵人。”岚琪咬牙,“王嬷嬷是指望不上的,只有靠我们自己,不然答应这条命都要保不住了。”   盼夏是没主意的,只哭着说:“你可小心些啊。”   当然要小心,莫说岚琪这样的宫女不能随意在宫内行走,这大半夜跑出去,叫侍卫瞧见乱棍打死也是常有的。岚琪壮着胆子,悄声出了钟粹宫后,索性大方地提起钟粹宫的灯笼,若是遇见巡查的,她也决定照实说,照实说还有一线希望,偷偷摸摸被发现,真的可能有去无回。   但好容易摸着找到荣贵人的住处,却是扑了空,守门的小太监心善,听说她的来意也没惊动旁人,只好心告诉她荣贵人今晚被皇上翻牌子侍寝去了,又跟她说,太医院里的小太监们也懂些医术,若是不惊动上头,帮着抓几副退热的药也不难。   想到布答应咳得只剩半条命,岚琪将心一横,向那小太监问了路,又摸索着一路往太医院来。   仿佛是天注定,平日里她容易迷路,这大半夜却没走错半步,而且周遭时而有侍卫列队走过,偏偏谁都没注意她,不可思议地一路顺利直抵太医院。   门前遇见一个小太监,岚琪把身上值钱的首饰都塞给他换钱买酒吃,煞费唇舌地求了好一会儿,那小太监才答应,悄摸摸带着她进了药房,这会子太医院只剩几个值夜太医,无不打瞌睡躲懒,要拿一些药材确实不难。   “你们主子光咳嗽?还有什么症候?”那小太监问着,“我只敢给温和的药,吃着缓一缓,要是吃错闹了人命我们可都别想活了,你好歹求了昭妃娘娘正经来宣太医瞧。”   “多谢公公,奴婢实在是没法子了,您善心我们答应会记着的,等她好了一定谢您。”岚琪很谦卑,小太监瞧她这模样,也实在心软,包了两包驱寒的药,又拿了一包薄荷草给她,“叫答应拿着闻一闻,顺顺气也好。”   “谢谢您……”岚琪正接过手要道谢,药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不知谁说着话走进来,她和那小太监猝不及防都吓了一跳,没到手的药材硬生生落在了地上,一时惊动了进来的人,立刻有人喝斥,“小兔崽子,你在这里做什么?”   ...   ...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007六宫关注】      岚琪不认得那开口骂人的老太监,却认得边上那一个,正是统管宫里所有太监宫女,后宫里头皇上跟前第一得意之人,李大总管。   “李公公,您看这事儿……奴才回头一定狠狠教训这狗东西,您边上坐着歇息,奴才先给您取药去。”那老太监殷勤地说着,一边还道,“往后您那儿要什么,派个小太监来便是,怎敢劳您亲自来。”   李总管坐下,蹙眉斜眼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岚琪,冷冷说:“宫里最容不得男盗女娼私相授受,你这小丫头哪儿来的?”   那老太监似乎还有护短自己人的心,忙在旁附和:“这小宫女瞧着眼生,断不是太医院的,您看怎么处置好?”   “李总管,奴婢求求您……”岚琪受惊过度反而不怕了,跪行到李总管脚下,把心一横将钟粹宫里的事悉数说了,豁出脑袋不要,也求李总管好歹让她把这药送去给布答应续命,之后她再回来,任何惩罚都愿意承受。   “瞧不出来,这宫里如今还有你这样护主子的奴才,布答应倒是好福气。”李公公冷然一笑,又叹,“你这丫头好命,今儿晚膳时太皇太后还问起小公主,你说这要是改明儿闹出小公主生母突然病死的事,追究是哪一个奴才怠慢了,还不得一竿子人等着受罚遭罪。”   “公公……”岚琪意识到了希望。   果然见李公公与那老太监说:“今晚的事就到这儿了,且派你这徒弟送她回去,明儿一早请太医去钟粹宫,昭妃娘娘那里自有人去回话。”   “多谢李总管,多谢公公……”岚琪连连磕头道谢,李总管不耐烦地一挥手,老太监连忙把他们俩赶了出去。   摸黑回去的路上,那小太监哭诉:“你可害死我了,回头我师父一定打死我。”   岚琪心里好愧疚,待回到钟粹宫给主子熬了药,就把自己平日攒的月银都塞给他:“小公公我对不起你,等我们主子好了,一定再谢你。”那小太监哭丧着脸,拿了银子便走。   折腾整夜,布答应总算缓过一口气。   翌日天刚亮,就有太医来,昨晚睡得死死的王嬷嬷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按例没有昭妃娘娘示下,太医院不会来人,又不知是谁去说的,问盼夏和岚琪,两人都装一问三不知。   之后不久昭妃娘娘就派人来垂问病情,再晚些荣贵人和惠贵人也一起来了,备受冷落的钟粹宫,一夜之间成了宫里的焦点,最后竟连太皇太后和太后都惊动,派了苏麻喇嬷嬷送来几样补药。   苏麻喇嬷嬷更亲自探视布答应,温柔地对她说:“晨起阿哥所就抱了小公主给太皇太后看,老祖宗很是喜欢,这会子听说您病了,连忙打发奴婢来瞧瞧。另有一句话带给您,说前阵子委屈您,生了小公主是大功劳,且等腊月里选个好日子,晋封您为常在。所以啊,您可得好生养着身子。”   布答应受宠若惊,含泪难语,苏麻喇嬷嬷问谁在跟前伺候,王嬷嬷排开岚琪几个挤在跟前殷勤道:“奴婢伺候着答应呢,您老可有什么指示。”   苏麻喇嬷嬷便嘱咐了几句,王嬷嬷低眉顺眼地巴结着,一路亲自送出门,盼夏恨得啐一口:“她又捡现成的便宜,也不看看我们熬得眼圈儿乌黑。”   ...   ...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008得罪翊坤宫】      “你歇着去吧。”岚琪推她,“别计较了,这次的事原是我先违了规矩,千万别再闹出什么事来,她得意便得意吧,谁稀罕呢。快去睡一觉,她若找你,我就说是主子的意思。”   盼夏也实在累了,站着脚也飘,说自己先去睡过再来换岚琪,便摇摇晃晃地走了。   岚琪回身见布答应独自垂泪,忙绞了手巾子来伺候,小声说:“您哪怕念着小公主,也得把身子养好不是?苏麻喇嬷嬷多尊贵的人,太皇太后能派她亲来,可见恩重。”   “岚琪……”布答应抽噎着,挽着她的手说,“太皇太后恩德如山,我自然感激,可是岚琪,我最谢你,入宫以来若非你在我身边,这日子我断熬不下去。”   “主子不说这些话,能侍奉您也是奴婢的福气,在您身边从不曾受过打骂,若是去了别处,也未必能过得好。”岚琪替她将被子掖好,“您若真心疼奴婢,可把身子养起来。”   奈何布答应生性柔弱,又感伤好一阵子,才见平息,之后昏昏沉沉,醒了吃药,吃了药又睡,虚汗湿透了几身寝衣,王嬷嬷那儿嚷嚷被褥都不够换时,娇弱的身子才总算见好。   岚琪日夜服侍,累了只坐在床边脚踏上睡,布答应咳嗽几声她就惊醒上前伺候,如此反复,数日后主子见康复,她却病倒了。   然而布答应这一病,莫名其妙惊动上上下下的人,翊坤宫里少不得留心,这日荣贵人一众来请安,昭妃喝着茶似不经意地说:“那天是李公公派人来告知本宫,说钟粹宫的布答应病了,他那儿赶不及先请了太医,再来回本宫的话请罪。本宫自然是不怪罪的,只是如今想想,他好好在皇上跟前伺候,怎么会知道钟粹宫的事。”   惠贵人扶一扶发后的簪子,与荣贵人对视一眼,果然听安贵人那儿冷笑:“从前就是狐媚着皇上宠幸了她,一夜功夫竟也叫她有了龙种,偏生赶不上好时候,又只生了个女儿,这一下子给冷落的,当然变着法儿的要引起万岁爷的注意。”   昭妃冷然,安贵人这话她听着很不舒服,因为她在后宫固然十分尊贵,可长久以来皇帝并不喜欢她,“冷落”二字,是梗在她心里的刺。   心里不由得一股子火,便挑剔安贵人的话斥责:“小公主是皇上的女儿,何其尊贵,太皇太后更是十分宠爱,怎么在你嘴里就这样不堪,什么叫‘又只生了个女儿’?安贵人,莫怪本宫不给你脸面,你这话换了别处去说,惹恼了太皇太后或太后,可谁也帮不了你。”   安贵人闻言惊慌不已,忙屈膝于地,连连告罪:“娘娘息怒,嫔妾失言了。”   碍着其他贵人、答应都在,昭妃也没再多训斥,可如此也足够安贵人没脸,之后众人散了,不似平日结伴而行,早早一个人气哼哼就走了。   荣贵人和惠贵人走在后头,惠贵人无奈地叹:“她总是这样管不住嘴,得罪多少人。”   荣贵人瞧见四下无外人,才轻声道:“那一晚皇上翻了我的牌子,我不在殿阁之中,第二天回去才听吉芯说,有小太监告诉她晚上来了个钟粹宫的宫女求见我,说是布答应病了,那小太监指使她自己去太医院求人,之后的事不得而知,我也就不便提起。如今昭妃娘娘说是李总管派人告诉她,那该是遇上皇上那边的人了。”   “你瞧,果然不是安妹妹所说的。”惠贵人苦笑,唏嘘不已,“那日你我同去也是看见的,病得都脱形了,不说引皇上注意,躲还来不及呢,这模样还不把万岁爷吓跑了?”   荣贵人颔首,又道:“昭妃娘娘既然不知道这件事,李总管那里必定是瞒下了,我这会儿与你说了,也就算了吧。”   然而,天下无不透风的墙,那一晚的事多多少少透出些,王嬷嬷便算计着是岚琪鼓捣出来瞒了她,暗恨她若闯祸要牵连所有人,心里恼怒不能对布答应发作,满心等着折腾岚琪。   几日后布答应完全病愈,要亲自去翊坤宫谢恩,岚琪因病不能相随,王嬷嬷便也推脱走不开,待主子离去后,立刻冲进岚琪的屋子,一把掀开她的棉被将她从床上拖下来,岚琪正以为这老婆子发疯了要打她,可王嬷嬷却说:“赶紧穿衣服,内务府分过冬用的炭,你还不快去拿回来,要冻着主子吗?”   ...   ...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009玄烨的善意】      若是盼夏,必然拼死要和这婆子闹一场,可岚琪能忍。   哭闹纠缠,只会满足王嬷嬷变态的心,反而自己硬着头皮扛下来,才能让她落一场空。左右主子去过翊坤宫就快回来,总有人为她做主。   好容易穿戴整齐,拖着软绵绵的身子去内务府领炭例,虽说布答应身份低微,分例也少,可这也绝不是岚琪一人能带回来的。去年冬日还是小赵子带着她和盼夏一起才搬回来,今日唯有且行且看。   这边厢,内务府的人因念布答应近日得六宫瞩目,有心巴结着,炭例也较旧年多些。可钟粹宫却只来了一个病恹恹的小宫女,惹得那里的人抱怨:“回去喊了人再来,你一个人怎么能搬得动。”   空手而归必然被王嬷嬷借题发挥,少不了一顿责罚,岚琪不愿由着她折磨自己,咬牙求得允许她搬回去,倒是遇见一个好心的,给她装了一个大箩筐,但也嘱咐说:“可别放在地上拖,拖了一地的炭,糟蹋不说,弄脏了地小心掉脑袋。”   岚琪深知宫规森严,岂敢随意弄脏宫里的路,出门时暗下带了一块包袱皮,这会儿将箩筐底下包住,搬着走几步歇几步,摇摇晃晃竟也走了好一程。   宫道绵长,岚琪在这头步履维艰,那一头銮驾缓缓而来,宫女太监前后簇拥,玄烨坐于步辇之上,今日散朝晚些,正赶往慈宁宫向太皇太后和太后请安。   因耽于明珠所提撤藩之计,玄烨蹙眉凝神,周遭宫女太监一皆步伐轻盈不敢出声,然过路口时,忽听不远处重物落地的声响,思绪被扰断,玄烨循声望去,却见一个宫女背对此处跪跌在地上,正扶着面前一大筐看似两三人才抬得起的黑炭。   一旁李公公见皇帝不悦,又慌又怒,忙要遣小太监去斥责,玄烨抬手拦住,淡然一句:“着人帮她一把便是,不必追究。”   李公公这才放下心,派了两人跟上去,便继续伺候皇帝往慈宁宫走。   岚琪这里累得眼虚耳嗡,根本没察觉身后的动静,正跌坐在地上喘气儿,身后突然跟来两个小太监合力替她拎起了箩筐,和善地问着:“姑娘哪一个宫里的?”   “小公公……你们……”岚琪呆呆不解,不知眼前人为何来相助,待听他们说明缘故,吓得忙回身瞧,却只看见队伍尾端几个宫女闪过,皇帝一行已经走远。   朝着皇帝所行处深深叩拜谢恩,岚琪扶着墙缓缓站起来,撑一口气说,“有劳二位公公,奴婢是钟粹宫的人。”   慈宁宫内,太皇太后正与太后听皇帝叙讲前朝之事,虽说后宫不得干政,但玄烨敬重皇祖母历经三朝,凡朝政有惑,必先请示祖母。   然太皇太后端得祖宗规矩,往往只提点一二循循诱导,且看皇孙自擒拿鳌拜后,帝王之气渐盛,也知诸事放手,才能促其长成。   正殿外头,李公公见派去的两个小徒弟此刻才回来,便招呼到边廊下问:“去了何处,这样久?”   一人忙道:“小的跟着那宫女去了钟粹宫,原是布答应手下的宫女,也不知怎地只派她一个人去领分例,奴才瞧着病恹恹的。”   另一个则说:“奴才们送她进去,因与那宫女说了不告诉旁人我们是乾清宫的人,里头一个老嬷嬷当我们内务府的,便耍横揪着那宫女说极难听的话,奴才们本想理论,那么巧布答应回来了,布答应赏了奴才们几把铜钱,也不理会那老婆子,倒是偏帮着宫女。”   李公公见俩徒弟掏出得了的铜钱要孝敬,不屑地挥手:“留着吧,可看见听见的,全给我吞进肚子里。”而后重回殿门前侍立,嘴里却不禁嘀咕,“钟粹宫近来可扎眼得很……”   ...   ...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010荣贵人之福】      殿内,太后亲手调了蜜茶端给玄烨叫润一润,爱怜着:“听说皇上这几日夜里睡不过一两个时辰,哀家与太皇太后很是担心,切不可仗着年轻不爱惜身子。”更说,“太皇太后每日必问皇上起居,你那里彻夜明灯,老祖宗这里也睡不安生。”   见玄烨起身要屈膝请罪,太皇太后忙揽了一把拉在身边坐下,抚着孙儿的手说:“你何来的错,哀家记挂孙儿,如皇帝记挂天下一样。”   之后叙说家常,不久昭妃也来请安,玄烨陪坐少顷便离了,昭妃心内虽尴尬,依旧勉强作笑,不敢在二老面前流露。   直等她也离了,太后才与太皇太后笑说:“皇额娘,儿臣冷眼瞧着,皇上对昭妃仍旧淡淡的,倒是可怜她这些日子尽心尽力操持六宫。”   太皇太后阖目转着腕子上一串佛珠,悠悠道:“强求不得。”   且说岚琪先得皇帝派人相助,后又巧遇布答应及时归来,到底没让王嬷嬷钻空子折腾,但知王嬷嬷不会轻易罢休,更加小心谨慎不叫她捉把柄,两三日后身体康复,便勤勤恳恳做活,再有布答应护着,也不曾吃亏。   只是那件事,一并连布答应也瞒了,独岚琪一人知道那天帮她抬炭回来的太监出自乾清宫,并还是皇帝的意思。   “皇上真是好人……”岚琪偶尔想起这件事,心底便不由得感叹,而那一日大雨中皇帝的背影越发挥不去,常常伴随着这件事一起出现,莫名的缠在了心头。   时日一晃便入腊月,几场大雪落下,紫禁城重现银装素裹,不同夏日悲凄,如今清冷白雪之中,唯见天家气象,炫目耀眼。   这一日前朝传出消息,皇帝有意御驾亲征平定三藩,众臣劝说不得,再奏太皇太后,老人家不得不亲自出面将皇帝招入后宫劝解,半日后才听说皇帝答应作罢,前朝后宫方舒一口气。   而午后不久,太医院突然上奏荣贵人有喜,直将宫内气氛扭转。   这会子钟粹宫里,布答应正敦促岚琪准备贺礼,总怕失礼或又过了,不得其法。   王嬷嬷进来瞧见,酸溜溜说:“奴婢劝答应还是别去的好,何必去看别人风光。”   布答应心里不服气,难得与她辩驳说:“荣贵人待我极好,便是她再如何风光,我也要去贺一贺的,嬷嬷你既不乐意瞧见,不去便是了。”   王嬷嬷素来欺软怕硬,见布答应真的生气,也不敢胡言乱语,倒是正正经经说:“奴婢可不是那个意思,您且想想,这会子荣贵人那里正热闹,少不得皇上也要去,若是已经去得了也罢,偏是到现在也没见说去过了。您说您万一过去撞见皇上也在,知道的人说是碰巧,不知道的,还当您巴巴儿地去万岁爷面前做什么,若是说出不好听的话坏了您的名声,何苦自讨没趣。”   这些话不无道理,布答应听着怔了,自言自语嘀咕着:“那真该是过些日子再去,万一撞见万岁爷,荣贵人还当我有什么心思……”   王嬷嬷上来将贺礼翻了翻,不觉新鲜也未觉不妥当,她本有心去荣贵人那儿讨个彩头,正开口要领了活儿,布答应却唤岚琪:“你赶紧去一趟,把这些贺礼送给贵人,说我过两天再去。贵人认得你,若见你也能说几句话,若不见也不打紧,早去早回。”   “奴婢知道了。”岚琪只管听命,没看王嬷嬷扭曲的脸色,捧了贺礼就转身出去,而布答应分明看见,却有心不叫王嬷嬷得意,只当做不知道敷衍过去。   离了钟粹宫,岚琪捧着贺礼一路往荣贵人的住处来,那晚抹黑都找见的路,这会儿大白天自然不怕走丢。   可还真叫王嬷嬷说中,才近荣贵人的居处,就见皇帝从里头出来,岚琪慌忙回避到路边,垂首侍立,直等圣驾悠悠然从前头过去才敢动。   然不知是不是心念那一天的事,忍不住回眸看圣驾远去的背影,明明连皇帝的身影也看不见,却也能看得出神,直到吉芯在不远处唤她:“岚琪,你怎么不过来?”,才匆匆转身去办正经事。   这一边,玄烨回到乾清宫,正在东暖阁更衣,李总管奉了茶来,笑悠悠道:“钦天监已选了腊月十九为封印吉日。”   玄烨颔首,吃了茶随手将茶碗递过,忽想起一事,问道:“方才从荣贵人处出来,朕在暖轿里瞧见宫道上站了个宫女,似在哪儿见过,你可见到了?”   ...   ...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