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宠成瘾,豪门新娘太撩人》 作者:忆昔颜 本作品由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www.socitys.cn)提供 【第001章:性感撩人】      一场雷雨过后,所有的景物被洗刷了一遍,色彩鲜明。车里的唐浅央将车窗打开,清新的空气缓解了夏日车内的燥热,淡淡地扫了眼窗外的风景,那一株株伞状的合欢树上,那一颗颗粉红的合欢花在微风中颤抖,有的花瓣散落在马路边,一片片粉色,像是洒落了一地的樱花……   这就是她熟悉的,记忆中的洛川,她的家乡,还跟以前一样。   长长的车流缓缓行驶,她松开手刹,踩下油门驶了出去,繁华的濠南上的风景缓缓地倒退。   车内倒车镜里倒映着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女人化着浓浓的烟熏妆,看起来妧媚,性.感。但那双清澈灵动的水眸又似乎难以掩藏主人的清纯和无辜。   此时,镜子中的性.感女人,那双细长的柳叶眉皱了皱眉,眉心中间纠结成淡淡的细纹,只见她连忙打转方向盘,驶进右边的车流,避开了一辆逆着车道过来的急救车。   看着急救车从车边呼啸而过,听着那急促的令人心脏忍不住收紧的鸣笛声,唐浅央微微叹了口气,在心里为这个亟待解救的病人祈祷。看着急救车消失的方向,应该是赶往瑞慈的……   过了一个十字路口,白色的奥迪A5在一家洛川著名的老咖啡馆门口停下,不消片刻,穿着一身黑色超短裙的性.感尤.物从车里下来,女人踩着五寸高的细跟鱼嘴皮鞋,黑色网状袜包裹着她修长的双.腿,那极短的裙子下摆只能勉强包裹住她那性.感挺翘的娇.臀,纤细的水蛇腰柔软无骨,走起路来,那性.感的娇.臀一颤一颤……   最要命的是她胸前的那两团高耸,低胸的领口遮掩不住她那完美深幽的乳.沟,那幽深的乳.沟口处是一颗造型优雅的K金镶钻吊坠,在那诱人的胸口处一晃一晃,撩人妩媚。   她的出现,引来路人的侧目,男人们看到这样的性.感尤.物恨不得马上与之芸雨,女人们则纷纷投来嫉妒或是不屑的目光,唐浅央戴着一副深色墨镜,镇定自若地推开咖啡馆沉沉的木门,进去……   ***   “患者被铅笔插穿了心脏,一号急救室准备!”,随着一阵骚.动,医院走道上,医护人员推着平车,浩浩荡荡地进入手术室,刚准备脱下工作服的裴亦修在听到广播声时,反应迅速地离开自己的科室。   “裴主任,您两点和唐小姐约好——”女助理边跟上,边对他说道,只见那人扬起左手,打住她的话,头也没回地去了急救室。   急救室里,医护人员见着瑞慈医院最权威,医术最高明的心脏外科主任裴亦修的到来,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心想,这个七岁的小男孩铁定有救了!   “患者七岁,男,上课时不小心将铅笔插.进了心口,因为铅笔还随着他的呼吸在动,初步诊断铅笔插到了心脏上,现确定铅笔已刺入右心室,并刺穿了心瓣膜……”,见裴亦修走近,有医生向他叙述患者情况。   男人狭长深邃的眸子紧锁着手术床.上的小男孩,然后镇定地开口:“马上准备开胸手术!我主刀,邵明、李晨做我助手!”,随着男人沉稳有力的声音落下,无影灯下,医护人员各就其位,展开一场与死神搏斗的无硝烟的斗争……   PS:新文求包养哇!喜欢请收藏啊!依然暧昧,依然大宠小虐,男主专情闷骚且深沉哇,女主妧媚动人哇,还不快快抱回家?!!!!!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第002章:勾魂眼神】      很久没喝老街咖啡馆的咖啡,坐在窗口处,安静地品着,欣赏外面的风景,倒也惬意地忘记了时间。只不过,时不时地有难听的低语声叨扰了她的清净!   罪魁祸首还不是她这一身大胆性.感的打扮!   唐浅央有点后悔听小表妹的馊主意了!说什么打扮地媚俗点,让对方没好印象,打退堂鼓……明明觉得这么做很幼稚,她却有些赌气地接受了。   没错,是赌气。气恼她最亲爱的父亲大人,要她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男人。这不符合父亲一贯的作风,但她问不清楚,也想不明白他老人家为什么这么做。   如果是让她跟一个富家子弟联姻,这她倒是可以理解,怎么也没想到,他要她嫁的只是唐氏旗下瑞慈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总感觉父亲有什么苦衷,又或者,像小表妹说的那样,父亲被那个外科医生给蒙骗了?   他一个一辈子做生意精明的成功企业家怎么会被一个外科医生给骗了?唐浅央不信。也许像父亲说的那样,对方真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吧……但再好,她不爱啊——   何况,好男人第一次跟她约会怎么会迟到这么久?   唐浅央看了看腕上的表,这个叫,裴,裴亦修的,已经迟到一个小时了!   面对着客人的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唐浅央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红灯区的站街女似的,不知道一会那个裴亦修见到她会是个怎样的反应呢?   水眸在咖啡馆门口逡巡,打量着每一个进门的客人,在脑子里勾勒着对方的模样,想着想着,一个戴着佐罗面罩的脸窜进脑子里,心猛地悸动了下——   她甩甩头,觉得自己是疯了,竟然还记着那个人。   门口的风铃声响了一下,她抬首,在看到刚进门的男人时,心竟然像刚刚那样,悸动了下。   男人穿着一件深灰色的休闲西服,衣襟敞开,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令人有些心动的是那张俊帅非凡的俊脸,就连她这个向来对男人外貌不来电的,也着实被电了下。   等等,怎么觉得这男人挺面熟的?   看着男人在打量,像是在找什么人,唐浅央暗暗地想,连忙从包包侧口袋里取出一张小小的照片,对比了一下。   此时,一股淡淡的刮胡水味迫近,薄荷香,挺清凉,唐浅央抬首,正对上男人面无表情的俊脸。   “唐浅央?”,男人线条性.感分明的薄唇轻轻开启,淡淡地问道,那双狭长深邃的眸子睇着她,平静无波。   “裴亦修?”,唐浅央转瞬镇定下来,淡淡地问道,男人已经在她对面坐下,那股清爽的薄荷味浓了点,服务员上前,他只点了杯蓝山。   唐浅央见着他没加糖没加奶精,微微皱眉,她是受不了咖啡的苦味的。   修长的指甲剪得很干净好看的大手,放下精致的咖啡杯,裴亦修刚抬首,对上一双浑.圆的白.皙的半罗乳.球,以及那深深的乳.沟……喉结不自然地颤了颤,迅速地抬眼,对上的又是女人那一张涂满“油彩”的大花脸——   不过,那双看似清澈灵动,与她一身打扮不符合的水眸,竟然在直勾勾地锁着他,像是要勾走人的心魂般!   PS:求收藏,求推荐票哇!求留言!各种求哇!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第003章: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唐浅央那双洁白的藕臂撑在桌上,双手十指反着扣着,托着那尖细的下巴,左手食指上那颗鸽子蛋大小般的钻戒很是闪亮。唐浅央从来没做过这么大胆的事,用这样大胆直接的眼神看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这样轻佻,哪是一个大家闺秀该做的事。   “是不是觉得我很轻浮?”,唐浅央大胆地看着对面的裴亦修,问得更直接。   对面的男人,眸色淡然,一脸平静,看起来很冷的样子,像座冰山。唐浅央不明白他是掩藏得太深呢,还是就是这么地漠视她?她希望是后者,也真心希望这个男人看不上自己,她今年才二十五岁,还没经历过美丽的爱情,不想自己的婚姻只为了父亲的一句话。   裴亦修淡淡地摇头,别有深意地看着她。   “我就是这样,拜金,媚俗,市侩,你真的确定想娶我?”,竖着食指上的鸽子蛋钻戒,抚了抚手腕上的名表,表现出一副很虚荣的样子,说道。   此刻,他已完全明了她的心思,看了看腕上的表,又抬首看着她,仍然一副很冷的样子,缓缓地开口,“我只知道,我要娶你。”,他淡淡地说道。   他还要赶回医院,那个小男孩还没脱离危险。   是要,不是想。   这是唐浅央的第一反应,心里有点别扭,失落,很莫名的感觉。因为这个陌生的男人。   “为什么要?我爸爸到底跟你有什么条件?你又为什么肯娶我?难道不觉得这很荒唐吗?”,不再伪装,唐浅央看着对面的他,连珠炮似地问道。   “原因,你可以去问你父亲,我还赶时间——”,裴亦修看着她,还是那么淡淡地说道,说完,叫服务员埋单。唐浅央愣了会,反应过来后,他已经埋了单。   “下次别做这么幼稚的事——”,裴亦修起身时,扫了眼她的衣着,睇着她,低声说道。   唐浅央又愣了,合着他看出来她今天是故意这样的?这个男人,不简单!   有些不满地站起身,睇了他一眼,脸上带着俏皮的不满,裴亦修绅士地让她先走。   这男人修养不错,她暗暗地想,不过呢,约会迟到不也连个道歉都没说呢!立即否定对他的这个看法,同他并肩走出了咖啡馆。   “我爸爸说你是个好男人,说我见到你就会满意。今天约你的目的,是想劝你,不要轻易答应这桩婚事,这是一辈子的事。我很爱我爸爸,我直接拒绝他,他会很难受,你这边拒绝的话,就不一样了。”,出了咖啡馆,走到停车位边,唐浅央对他认真地说道。   “可我也很尊敬唐董。”,裴亦修不假思索地说道。   “没有爱情的婚姻会幸福吗?”,她看着他,也不假思索地问道,眸子里带着天真和疑惑,像个寻求正确答案的孩子。   他一时无语,沉默着,那清冷的眸子深了几分,看得出,她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起码不是将婚姻当儿戏的,反倒是他——   “这个答案,唐董应该告诉过你。”,他说完,又看了看腕上的表,“实在赶时间,抱歉!”,随即又说道。   “……好!”,唐浅央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说道。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看着离开的黑色路虎揽胜,脑子里回旋着父亲的话,也是裴亦修口中的答案,唐浅央失神地站在那。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第004章:全身检查】      午后,阳光正浓,从外面不停地传来阵阵知了此起彼伏的叫声。   因为轻微感冒的关系,房间内没打空调,显得有些闷热,白色缀着蕾^丝边的窗帘遮挡了外面的骄阳。唐浅央穿着一身清凉的丝质吊带睡裙懒散地躺在床^上,左手那纤细修长的食指上套着一枚很普通的铂金指环,上面镶着一排闪闪发光的碎钻。   已经不知是了多少次了,却还是看不够似的,很专心,以致没听到从房门口传来的敲门声。   乳白色的欧式房门被人推开,穿着一身休闲款亚麻西服的裴亦修进门,远远地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女孩,吸引他的不是女孩那双白^皙修长的美^腿,而是她手中的戒指——   那熟悉的光芒,令他心里一颤,失了冷静地大步上前。   “啊——”,在看到陌生男人闯进来时,唐浅央猛地坐起,惊呼出声,本能地将那枚指环握在手心里,“你这人怎么随便进人家房间啊?!有没有礼貌的!”,小巧精致白净的小^脸上,双颊绯红,带着恼意,唐浅央气恼道。   被她的吼声拉回神,裴亦修亦恢复冷静,在要弯身前,止住动作,站在她的床边,“可以知道你刚刚拿的是什么吗?”,他好奇地问道,眸子锁着她紧握的拳头。   “哪有什么!你怎么进来的?”,唐浅央气恼道,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的小秘密,她将那戒指偷偷放下,捋了捋头发,对他又问道。   看着她双手里什么都没有,裴亦修无法平静,很想确定刚刚看到的那枚指环是不是他丢失的那只。   “别动!”,他沉声开口,弯下^身子,伸手就要抚摸上她的额头,唐浅央本能地伸手,弓起身子挡开她的手,裴亦修也闪躲,“啊——”,一只宽厚的大手直直地覆上了她胸前的一颗饱满……   唐浅央愣住了,裴亦修也愣住了,温热而柔软的触感从掌心传来,一道电流从那顶端窜起,让她全身发颤,也令他感觉像是触电了般。   “你——你放开!”,这种感觉有些熟悉,有些令人心悸,但恢复理智的她,连忙要推开他的手,他主动地拿开,唐浅央抬起长^腿,就要踢他,他大手一把捉住了她的腿,她的肌肤太光滑,如丝缎般,他的手没握住,反而从她的膝盖上方摸上了她的大^腿^根,裙摆飞扬,她底下的白色蕾^丝底^裤完全暴露出来……   那半透明的蕾^丝掩藏不了她的惷光,若隐若现——   全身再次像触电般,唐浅央愣住,看着男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腿^根,她的腿还抬起,裙摆散开,底^裤全^露在外面——   这喷血的一幕令一向冷静自持的裴亦修全身血液逆流,性^感的喉结颤动,眸色幽深,“你到底要怎样?!”,唐浅央回神,也怒了,气恼地吼道。   裴亦修也懊恼地回神,腹部的膨^胀感令他尴尬,松开手,只见她连忙扯起夏被裹住了自己。   “你可能要出^水痘了,我刚给你做了个全身检查!”,严肃地看着她,他平静地说道,那态度就跟医生对患者似的,而且真实得很!   PS:喜欢请收藏啊!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第005章:真是水痘】      什么?!出.水痘?   明明是占她便宜还不承认!还说什么出.水痘,他一心脏外科医生会看水痘?就算会看,她一个成年人哪会出.水痘?   唐浅央当然不相信裴亦修的话,水眸一转,“亏你还是个医生,居然信口雌黄!有违医德!”,她伶牙俐齿地道。裴亦修就知道会被她冤枉,看着她微微潮.红的脸,胸口也是淡淡的潮.红,明显是出.水痘前的征兆……   “信不信由你,这两天注意别吹风,多吃清热去火的食物。”,他还是那副医生对患者的口吻,说道。   说得跟真的似的,但唐浅央还是不肯相信,“你怎么来了?进门前怎么不敲门?随随便便的——”,裹着被子,微扬着脸,冲他责备道,这个她第二次见面的男人对她来说还很陌生。   可第二次见面她就几乎被他摸光了!唐浅央心里十分地羞窘!   看着她素净却绝美的脸,不同那日浓妆艳抹的艳.丽,此刻的她,明媚动人,看得出是个好女孩。裴亦修暗暗地想,但转瞬拂去这个想法。   “唐董说你在楼上不舒服,叫我来看看,刚刚敲了几下门没人答应。”,他平静地回答,不多说一个字。   真有敲门么?唐浅央心里嘀咕。   不过她刚刚也真是失神了很久呢,双手在被窝里摸索到了那枚生怕弄丢了的指环,心安。   “我去换身衣服就下楼,你先在外面等我——”,上午就听老爸说裴亦修下午要过来的,她感冒难受,上午睡了很久,午饭都没下楼吃,这会儿他来了,她该礼貌招呼的。   唐浅央说完已经下了床,匆匆走到衣柜边拿了套衣服,跑去了更衣间。裴亦修的眸子特意在她床铺上扫了眼,什么都没有——   步出卧室前,他淡淡地扫了眼她的房间,看得出她挺喜欢蕾.丝,无论是床罩,窗帘,还是杯垫,几乎随处可见白色蕾.丝……   没多逗留,出了她的卧室。   唐浅央换上一身长袖的亚麻连身长裙,舒适休闲,穿上一双平底柔软的白色布鞋,最外面一层是白色蕾.丝。出门时发现自己拇指上还戴着那枚指环,连忙摘下,走到床头柜边,取出一只精致的盒子,小心地放了进去。   刚出门,只见裴亦修立在阳台边,双手轻抚着乳白色的欧式栏杆,看到他,唐浅央便想到了自己的婚事……   “我好了——”,她喊道,裴亦修转身,一袭白衣,明媚阳光的长发飘逸的女孩出现在眼前,微微晃神,礼貌地扬起唇角,点点头。两人一同走下楼梯。   看着裴亦修和宝贝女儿一同下楼,唐振德心里十分欣慰,“董嫂,给浅浅盛碗汤来——”,一脸慈祥的唐振德冲着家里佣人说道。   “董嫂不麻烦了——爸爸,不用了,我什么都不想吃,等晚点才吃吧。”,唐浅央小跑到父亲面前说道。   “浅浅,怎么了这是?不舒服就叫家庭医生过来——”,唐振德和蔼地说道,脸上带着焦急。   “唐董,唐小姐有要出.水痘的症状——”,这时,裴亦修开口道,他的话令唐浅央诧异,难道这个裴亦修还敢在爸爸面前信口雌黄?还是,她真要出.水痘了?!   “爸爸,他胡说,我一成年人怎么可能出.水痘?!”,唐浅央在老爸面前告状,同时也想试探下他对裴亦修的态度。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第006章:不想嫁人】      唐浅央就是想试探下父亲唐振德究竟有多器重这个裴亦修,看他对这个信口雌黄的裴亦修怎么回复!   唐振德听了未来女婿和女儿的话,脸色更焦急了,“看样子,这水痘还真是每个人都得出一次!浅浅啊,你这确实是第一次出!还好让亦修提早发现了——”,唐振德连忙说道。   这下唐浅央也诧异了,看老爸那样子不像是在附和裴亦修,唐浅央看向裴亦修,他冲她扯了扯唇,意思是,现在信了吧?   “那,爸爸我上楼休息去了。”,唐浅央再次在裴亦修面前感觉挫败,也更加捉摸不透这个男人,身体不舒服,她也没力气跟他斗法,索性三十六计走为上。   “去吧。”,唐振德和蔼地说道,唐浅央正要离开,不过也忘了礼貌,冲着裴亦修点点头,“裴先生你在这慢慢玩,我上楼了。”,十分客气地说道。   没忘记他刚刚也这么客气称呼她跟爸爸的。   裴亦修礼貌地点头,“别吹风,也别焦虑紧张,多喝开水。”,裴亦修嘱咐道,唐浅央笑着点头,在转首时,脸上的笑容收敛,努着嘴,无声地嘀咕了几句,表达对他的不满,又十分不解自己对他有什么不满的。   可能是不满这桩突如其来的婚事吧。   “亦修啊,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这称呼该改改了,别这么陌生,叫我伯父,叔叔都成!”,唐浅央在楼梯上只听着父亲这么说道,那声音和蔼而带着笑意。   她没听清裴亦修是怎么回答的,便进了自己房间,无力地倒在床.上,脑子里浮现着总是楼下那个男人的那张脸。   裴亦修,二十九岁,硕士,心脏外科医生,做过不下五百次心脏手术,至今无失败案例……   脑子里冒出裴亦修的资料,除了赞叹外,她还是赞叹,没做过一个失败的手术,这对于一名医生来说,已经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了……   他好像还是个孤儿……   想到这,她的心募得柔软了下,许是对他的同情吧?又带着几分佩服,一个孤儿能够有今天这样的成就,在她看来是十分励志,和佩服的。   房门被敲响,唐浅央这次听到了,“请进!”,她下了床,扬声道,只见裴亦修推门进来,另一只手上托着托盘。   唐浅央上前,只见托盘里摆放着看起来十分清淡可口的饭菜,都是她喜欢吃的,一定是老爸叫他送进来的,她明白父亲的意思,非要她嫁给他。   理由就是:裴亦修是个好男人,将来会是个好丈夫!   “谢谢!”,从他手里端过托盘,她重重地说道。   裴亦修点点头,没说话。唐浅央暗暗打量,心想他还真是个沉静寡言的人!   “刚刚唐叔跟我说了,二十号我们订婚。”,看着唐浅央在茶几边坐下,裴亦修平静地说道。刚拿起筷子的唐浅央动作倏地顿住,一颗心闷堵着,“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激动地站起身,就要朝着门口冲去。   裴亦修意识到她要做什么,在她出门前,猛地捉住了她的手腕,“你冷静点!”,他沉声道。   “你放开我,我不想嫁人!”,唐浅央甩着他的手,低声喝道,声音嘶哑,忍不住落下眼泪,生平第一次,个性好强的她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落了泪。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第007章:直接诱惑】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掉了眼泪,还当着裴亦修的面!可能心里太憋屈了吧,那种无法左右自己命运的无奈感,让她觉得憋屈,为什么自己最亲的亲人要她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   裴亦修那张一向沉着冷静的脸在看到唐浅央眼角的眼泪时,染起了复杂,“为什么不想嫁?你心里有喜欢的人?”,这是他想到的第一个理由。   只落了一滴泪,她也只允许自己落那一滴,此刻,她恢复平静,看着他,“是,我心里有喜欢的人,裴亦修,这样心里有别的男人的女人,你也要娶吗?”。   裴亦修心里没来由地一酸,又似被针尖刺了一下,表情恢复冷静,“那是你自己的事,你或者可以跟你父亲说,争取自己的幸福。”,他忍着那莫名的酸意,对她平静地说道。   说完,他毅然地转身,大步走向卧室门口。   “为什么你不能拒绝我爸爸,拒绝娶我?!”,什么喜欢的人,就算是有也只是一面之缘的男人罢了,她刚刚那么说只是想刺激这个裴亦修,希望他自己放弃娶她!   裴亦修顿住脚步,缓缓地转首,如黑曜石般的深眸睇着她,“我不会拒绝。”,他沉着声说完,这次再也没回头,唐浅央只能又气又急地站在那。   一颗心,惆怅不堪。   ***   第二天,唐浅央果然出.水痘了,脸上,脖子上,全是红疹,奇.痒无比又不能抓挠,加上心情郁闷,出.水痘的这几天,她就像是在地狱里饱受煎熬。   “妈妈……别走——”,床.上的人儿陷入昏迷中,苍白的唇开合着,吐出虚弱的声音,那一声妈妈,令床边的裴亦修心颤,他在床边坐下,忍不住捉住她乱挥舞的手,她的手用力地反握住他的,脸上那痛苦的表情消失,露出安心的样子。   她的手渐渐地放松,他腾出一只手轻轻地探上她的脸颊,“妈妈——”,刚抚上,她连忙捉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的手拿开,裴亦修有点哭笑不得,无奈地摇摇头,嘴角不自觉地上扬,那宠溺的笑,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佐罗——佐罗——”   ???   接着她又喊道,裴亦修脑子里冒出几个问号来,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也不禁觉得她挺有趣,发烧时挺像个三岁小孩,胡言乱语。唐浅央做了个美丽的梦,梦里有慈爱温柔的妈妈,有那假面舞会上遇到打扮成佐罗的男子,她与他在舞台中央激情地舞蹈……   那年,她是英国剑桥大学的一名freshman,那个佐罗跟她跳了一支舞后,不小心丢了一枚指环,消失不见,唐浅央后来怎么找也没找到那枚指环的主人……   裴亦修细心地照顾她,打开自己带来的药膏,涂上她身上的红疹,指尖轻轻地搓.揉,明显地感觉她舒服地呼了气。随即,他轻轻地将她睡衣衣襟解开,蘸着药膏的指尖在她胸口那一片红疹上,轻轻地涂抹,缓缓地下移,在看到她那饱满的嫩.肉时,他变得不自然,指尖在触碰上那细腻的嫩.肉时,仿佛触电般……   原本在他眼里同实验室里那些尸体没什么区别的柔体,此刻,在他眼里成了最直接的诱.惑,挑战着他的耐力……   在他失神时,他没发现稍稍退烧的人儿已经缓缓地睁开眼。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第008章:挨一巴掌】      唐浅央迷迷糊糊地醒来,只见男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她霍得坐起身,想也没想,抡起手,一巴掌朝着男人的脸上挥去。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纤纤素手重重地落在男人瘦削的脸颊上,空气瞬间凝滞,裴亦修侧着脸,唐浅央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掌心发麻,可知刚刚有多用力。   猝不及防地被她打了一巴掌,裴亦修傻了,指尖上还残留着透明的药膏,唐浅央终于回神,困难地吸了口气,“你趁人之危!”,冲着他,气愤地低吼道,那原本因为发烧而泛着红晕的小.脸此刻涨得更红。   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个趁人之危的登徒子,上次被他几乎摸了全身后,误会过他,后来真出.水痘了,她以为她冤枉他了,没想到……   唐浅央心里十分地受伤,也十分地介怀,感觉对这个裴亦修很失望。但她又何曾对他抱有希望过?   “血口喷人!”,他回给她冷冷的四个字,那一巴掌除了在他的脸上落下淡淡的红痕外,仿佛从没发生过,因为他的表情那么地冷。可她的手越麻痛地厉害,甚至在颤抖……   血口喷人?他反过来指责她冤枉他?   “亲眼所见!”,唐浅央愤怒地回给他四个字,低下头,看着自己还敞开的衣襟,连忙揪住,那胸口处带着丝丝的清凉感,像是薄荷。   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了,裴亦修无语,冷冷地睇了她一眼,“在我眼里,你的身子跟实验室里的那些尸体没什么区别!”,他终于说了一句很长的话,站起身,拇指揉了揉手指,暗暗地将那残留的药膏揉去,转身前,没忘对她补充一句。   “当然,摸起来和那些冷冰冰的尸体更没区别!”,冷冷地说着违心的话,他再睇了她一眼,转身,大步离开。   “你——你——”一向聪明伶俐的她被他的话堵得一时半会儿说不出反驳的话,等要反驳时,他已经离开了她的卧室。唐浅央坐在床.上,挫败了扒了扒头发,不但被这个死裴亦修占了便宜,还被羞辱了一番。   唐浅央心里十分不平衡,也觉得这个裴亦修实在太难对付了,自己在他面前总是处于弱势……   头还昏昏的,正要无力地倒下,她看见床边放着一管药膏,她皱眉,拿起,没盖起来,一股清凉的薄荷味窜鼻,唐浅央的柳眉拧得更紧,打开睡衣衣襟,伸手抚了抚,胸口处竟然有清凉的膏体——   想起裴亦修的动作,她心里一惊,难不成她真又误会他了?   才不是!   她在心里连忙反驳,想起裴亦修那张冰山脸,和他说的话,心里怎么也不想替他洗刷“罪名”!居然说她的身体跟实验室的尸体没什么区别……   这句话,狠狠地伤了她的女性自尊,不过,裴亦修那样镇定,冷淡的反应,看起来确实像对她没任何感觉似的。这么一想,唐浅央心里又挫败了,她向来追求者无数,在她的未婚夫眼里,竟然是具冷冰冰的尸体!   ***   “聪明一休哥哥——”,病床上的小男孩在看到进门来的,戴着口罩的裴亦修时,稚嫩着嗓音喊道。   只见裴亦修摘下口罩,那张一向面无表情的俊脸上扬起亲切和蔼且真诚的笑容,朝着病床走去……   PS:喜欢请收藏啊!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第009章:主动找他】      病房里,上演着温馨和谐的一幕,裴亦修坐在病床边,同一个可爱俏皮的小男孩做游戏,那张俊脸上,染着自然和蔼的表情,他笑起来会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哪里是那个对她总是面无表情的冰山男?   唐浅央站在病房门口,诧异地看着里面温馨的一幕,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愣在那,看着他的笑容,一时失了神。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小宝该休息了,一定要听护士姐姐的话,知道没?”,将小男孩抱回床`上,裴亦修看着他帅气的小`脸,耐心地说道。   小宝就是那天心脏被铅笔戳到的小男孩,目前康复地很好。   “是!一休哥哥!”,小宝听话地说道,裴亦修宠溺地抚了抚他的小脑袋,戴上了口罩。   “一休哥哥上班去了,明天再来看你——”,顾亦宸拿起桌上的文件夹打开,从白大褂口袋里掏出钢笔,在里面的查房记录上画了画,边跟小宝说道。   “一休哥哥再见!”   唐浅央将这一切默默地看在眼里,见着他走来,她微微退后,在门侧,裴亦修出来,在看到唐浅央时,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上次跟她不愉快地争执后,他就没见过她。   他戴着口罩,表情完全被遮掩,那双狭长深邃的眸子看不出波澜,淡淡的,平静得很,一言不发,好像在等着她开口。   “我今天来医院报到,在市场推广部,你下班了吗?”,唐浅央开口,淡笑地问道,两人只见过三次面,还算是陌生人吧,这个裴亦修对她又很冷,让她有点难以招架,找不到跟他交流的方式。   之前从唐振德那听说过,她回国后会在瑞慈上班,他没想到的是,她去的是市场部。   裴亦修看了看腕上的表,点点头,“有事吗?”,淡淡地问道,还是那么冰。   听了他的话,唐浅央真想转身就走,今天找他,是想跟他向那天下午的那巴掌道歉的,她觉得自己误会他了,还很过分地甩了他一巴掌,她这人,一向是非分明,做错事了,该跟他道歉的,可他这个态度,实在让人难以恭维。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一起去吃晚饭吧?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男人!”,耐着性子冲他白眼道。   裴亦修点点头,带头离开,她跟在他身后,“等我十分钟。”,进了他办公室,他背对着她说道,话语干脆利落,一如他的办公室。干净整洁很宽敞。   一张办公桌,办公桌左侧是一扇朝西的百叶窗,一只橱柜,橱柜旁是一盆翠绿的凤尾竹,一张会客沙发,玻璃茶几,此刻夕阳正从百叶窗罅隙内照射`进来,办公室里,光线昏黄……   十分钟后,他准时出来,一双深棕色休闲皮鞋,深色牛仔裤,黑色衬衫,面容冷峻,没表情,还是那副冰山模样。可他刚刚跟那个小男孩就有说有笑的了,难道只是对她冷酷?   “走吧——”,裴亦修沉声道,唐浅央别扭地走近他,两人一起出了他的办公室。都没开车,沿着瑞慈医院门口的马路向北走,唐浅央说想去附近的一家菜馆。   “你以前有没有谈过恋爱?”,两人一直不语,唐浅央觉得很尴尬,随便扯了一个问题,问题出口,又十分地好奇,心想,这个冰山男肯定没谈过恋爱吧?   PS:今天就一更咩——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第010章:一名军人】      “秘密!”,一直沉默的裴亦修突兀地开口,吝啬地吐出俩字,气得唐浅央直想吐血。   “小气鬼!”,她再次骂他小气,说完,带头朝着斜坡走去,“你要是不喜欢我,就跟我爸爸说不娶我,还来得及!”,她背对着他,大声说道。心里没来由地酸。   她自小到大是个十分孝顺,十分敬爱自己父亲的人,不忍心拒绝父亲的安排。也知道,自小到大,父亲一直是十分宠她,疼她的,只是这次……会不会有什么苦衷?她最近一直在观察,却找不出答案。   眼见着二十号越来越近,心里不知道该认命还是怎办?   看着前方那抹纤细的身影,裴亦修深深地呼了口气,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他迈开步子,追上她,跟她并肩走上了健在半山腰上的菜馆。   “请你吃饭是跟你道歉的,你小气不代表我也是个小气的人,那天是我误会你了,Sorry!”,放下筷子,她看着他,认真,快速地说道。   “我是中国人,听不懂英文。”,他睇了她一眼,幽幽地说道。   这臭男人!唐浅央懊恼,“对!不!起!”,她重重地咬牙道。   裴亦修没任何表示,又看了看时间,“吃好了没?”   “你这人到底有没有礼貌?有你这样催的吗?”,每次跟他遇到,他总会看他的手表!一副跟她在一起就是浪费生命的样子,真不知道他这么不待见她,干嘛还要娶她?!   唐浅央不知道,裴亦修今天做了个六个小时的大手术,非但没休息还值班六个小时……   “对不起,我赶时间。”,他淡淡地说道。   唐浅央听罢,起了身,拿起一旁的包,心里酸得厉害,十分地在意。她要去结账,他上了前,抢了结账,她没管他,自己出了菜馆。裴亦修明白,她生气了。   又觉得她有点小气,多大点事情,至于吗?   她骄傲地强迫自己别跟一个陌生人生气,但心里就是不舒服,从没有过的感受。   觉得自己有点太在意这个裴亦修了,而且有点莫名其妙!   他追上她,她没理他,回到医院门口,她在站牌边等车,裴亦修去开车,黑色路虎在站牌边停下,冲着她按喇叭,她像没看见般,最后,裴亦修跳下车,“上车!”,捉着她的手腕,沉声道。   “不用麻烦,裴先生。”,她冷淡地说道,甩开了他的手。   性子倒挺倔,裴亦修暗忖,“这个点,出租车交接班,这边很难打到车的。”,裴亦修实话实说道。   “那也——”   “唐浅央!”,唐浅央的话被一道浑厚的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打断,她循声看去,裴亦修也看了过去,只见一名身穿军装的军人从庞然大物般的悍马上跳下,朝这边走来。   随着他的走近,那两杠两星霸气的军衔越来越清晰。   “阿谦!”,只听唐浅央欣喜地大喊一声,那绝美的脸上绽放着令人屏息的笑容,裴亦修不动声色地垂立在一旁,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不凡气质的军人越走越近……   PS:儿童节快乐啊,今天一更!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