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V587!》 作者:淡月新凉 本作品由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www.socitys.cn)提供 【要我为你擦背吗】      八月末,地处南方的G市气温高得一塌糊涂。傍晚,秦倾从公交车上下来,回到公寓的短短五分钟时间,身上就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打开公寓房门的时候,里面一阵凉气扑面而来,秦倾连忙走进屋子里,“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客厅和卧室的灯都亮着,门口的鞋架上整齐地摆着一双男人的皮鞋,浴室里正传来哗哗的水声。   秦倾眼眸一转,上前敲了敲卫生间的门,捏着嗓子拿腔拿调地喊了一声:“秦川,要我进来为你擦背吗?”   卫生间的门哗地一下就打开了,秦倾听见声音就知道不妙,转身就想逃开的时候,已经被浴室里的人一把抓住,拖了进去。   里面的淋浴依旧没有关,水温很低,秦倾刚被拖进去就淋了个透,尽管明明是她先招惹,可是还是抬头瞪了眼前的男人一眼。   慕秦川刚洗完澡,修长挺拔的身体匀称紧致,不见一丝赘肉,好一具令人垂涎三尺的美好肉tǐ。   而最令人垂涎的当然还是他那张时常出现在杂志封面的脸,英眉斜飞,鼻梁挺秀,薄唇上翘,精致的五官组合成英俊出色的容貌,而最夺人眼目的,还是那双目泛桃花的双眼,天知道有多少女人曾经被这双眼睛勾了魂?   而此时此刻,这双眼睛正紧盯在秦倾脸上,似笑非笑,“回来得挺早啊。”   “你下了命令,我跟同学的晚饭吃到一半就赶回来了!很听话吧?”秦倾拨了一下被花洒冲乱的头发,抬头冲他一笑,“可是,你今天不是刚换了个新女伴吗?为什么会来找我呀,秦川?”   最后那声“秦川”喊得秦倾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听下来的。   今天白天秦倾的一个师兄请客,好几个同学在高尔夫俱乐部里玩,秦倾就是在那里碰见了慕秦川和他的新女伴。他的新女伴高挑靓丽,天使面孔模特身材,最重要的那一口娃娃音,又嫩又嗲,一口一个“秦川”,喊得真是销/魂极了。   虽然这位新女伴与慕秦川以往的女伴风格非常不相符,但只要慕秦川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秦倾还以为他今晚一定会携美而归,谁知道却跑到她这里来了。   慕秦川微微眯了眯眼睛,“你再喊一声?”   秦倾果然就张开了嘴巴,可是却只是朝他吐了吐舌头,一双清澈的眼睛里全是藏不住的得意。   “你要听,可以找白天那位小姐去呀,我才不喊给你听呢!”   慕秦川看在眼里,桃花眼逐渐就变成了桃花潭。   秦倾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封住了嘴巴,整个人深陷敌营之中。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把气往我身上撒】      可是敌人如果长慕秦川这样,大多数女人还是会趋之若鹜吧?   而从善如流似秦倾者,当然不会例外。   只不过对象是慕秦川,她再从善如流,还是免不了要吃一些苦。   到最后终于结束时,秦倾只觉得自己腰都快折了,好在慕秦川还有良心,抱着她一起清洗了洗。   回到房间时秦倾终于平复了呼吸,那股不怕死的劲头又上来了,看着慕秦川,“你对今天那位小姐是有多不满意啊,把气都往我身上撒!”   “本来是挺满意的。”慕秦川云淡风轻地回答道,“可是谁叫突然在那里看见你了呢。”   秦倾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难怪此人纵横情场踩碎芳心无数,除却一个好家世和一副好皮囊,还有这么一张能哄得女人心花怒放的嘴!   但秦倾却一点也不心花怒放,因为这句话听在她耳朵里真是无与伦比的虚伪。   不过那些财经杂志是怎么评价他来着?敏如豹,睿如狐,毒如蛇,形如君子。一个在生意场上有着这样作风的男人,什么样的话说不出来?   “真的吗?”她翻身趴进他怀中,撇撇嘴,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是你差不多一个月才找我一次,最近都两个月没找过我了。如果不是今天在俱乐部看见我,估计早就把我忘了吧?”   慕秦川的手在她背上滑过,“那你应该想办法让我不忘记你。”   “人家就是想摆摆姿态,觉得这样才会显得与众不同一点,你会留意到嘛!”秦倾哼哼着,戳了戳他的心口,“可是你没有良心,你都想不起人家!”   慕秦川盯着她看了片刻,嘴角微微一勾,伸手拨了拨她的头发,“你当初是不是选错专业了?怎么会选了新闻?”   言下之意,她应该去学表演。   秦倾当然听得懂,得意洋洋地说:“怎么样,我挺有天赋的吧?你要是肯捧我,我也挺愿意进演艺圈的!”   “演技太浮夸,改天对着镜子再练练,说不定还有机会。”慕秦川伸手拍了拍她的脸。   “好呀好呀!”秦倾立刻点头,“我以后会努力向你多学习的!”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该死的男颜祸水】      秦倾是慕秦川的小**,这是一个秘密。   慕秦川是什么人?G市首富慕培源的次子,资产帝国慕氏的接/班人之一,而他自己创办的SN集团也在去年打入了G市十大企业的名单之中,是G市风头最劲的年轻企业家,同时也是全城顶级的单身王老五。   而秦倾是什么人?G大新闻系普通女学生一枚,父母早亡,无亲无故,靠国家资助和勤工俭学为生。   两年前学院的一次朗诵比赛,秦倾作为领诵站在台上,而慕秦川作为学校的名誉董事坐在台下。   比赛完了之后秦倾还要赶去打工的甜品店继续工作,而慕秦川的车“顺路”送了她一程。   秦倾其实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网上总结得好:“所谓一见钟情,其实就是见色起意。”更何况她虽然长得不错,可是学校里像她这样的女生其实一抓一大把,可身在万花丛中的慕秦川怎么就看上她了呢?   那之后连续半个月,秦倾每天都能在自己打工的甜品店收到慕秦川送的花,甜品店的老板娘看得羡慕,连送花人是谁就一个劲地怂恿秦倾接受。   秦倾想了想,给慕秦川发过去一条短信:“慕先生,谢谢你的花,虽然不是我最喜欢的那种花,但我还是很开心啦!”   结果慕秦川就给她打了电话过来,语中带笑:“那你最喜欢什么花?”   “黑色郁金香。”秦倾毫不犹豫地回答,语调夸张,“人家真的好喜欢哦!可是从来没有收到过呢!”   黑色郁金香是市面上极少见到的花,多半都要从国外空运回来,像慕秦川这样的精明的商人,就算再风/流,也肯定还是理智做主导,更何况连秦倾都清楚地知道自己值不起一束黑色郁金香。   可是第二天,她就收到了一束足足99只的黑色郁金香!   秦倾被刺激得打了十几个喷嚏,终于忍不住踩上了慕秦川的办公室。   “慕先生,谢谢你的花,可其实我有花粉过敏症,是不能跟鲜花太接近的。”秦倾指了指自己通红的鼻子,“所以,您能不能不要再送花来了?”   彼时慕秦川坐在宽大的办公椅上,闻言,微微挑眉看了秦倾一眼,那双风/流倜傥的桃花眼里,只有似笑非笑。   秦倾一下子想起了前不久那篇财经杂志对他在商场上行事风格的总结——敏如豹,睿如狐,毒如蛇,形如君子。   也就是说他现在虽然这样平静地望着她,像个谦谦君子一样,似乎完全不怪她耍了他,可是谁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呢?   秦倾想了想,笑了起来,“不如,我请您吃一顿饭吧,算是谢谢您送了我这么久的花。”   慕秦川一根手指撑着额头,淡淡笑了起来,“这样我岂不是亏了大本?秦倾,我是个生意人。”   结果还是跟他开始了,莫名其妙地。   秦倾没别的任何要求,只是不想这段关系曝光。   慕秦川欣然同意。   秦倾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他那个笑引诱了,该死的,男颜祸水!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小言是什么】      第二天早上,秦倾睡眼迷蒙地醒过来,慕秦川已经起床了,刚刚从卫生间走出来。   秦倾一下子就坐起来,下床走到衣柜前给他搭配西装衬衣和领带。   她没穿鞋,矮了慕秦川一头多,踮着脚给他打领带,小腿紧绷的曲线美极了。   慕秦川微微偏了头,目光从她的脚尖蜿蜒而上,秦倾替他打好领带,发现他的视线,一下子跳回床上,“**!”   慕秦川笑得像只狐狸,转头去拿自己的外套时忽然想起了什么,“接下来你是不是该实习了?”   “嗯。”秦倾想不到他居然会想到这个,“过两天系里就会开会说这件事,怎么了?”   慕秦川一面对着镜子整理衣服,一面说:“有没有心仪的单位?要我帮忙吗?”   “心仪的单位当然有啦。”秦倾将头发拨到耳后,偏头一笑,“不过目前我有信心能拿下这个名额。”   “哦?”慕秦川回头看了她一眼,“这么说我又帮不上忙了?”   “你很想帮忙吗?”秦倾眼里闪过一次促狭,“你不是生意人嘛?”   “我是有良心的生意人。”慕秦川一本正经地道,“你什么都不问我要,亏狠了些,我良心过意不去。”   良心?秦倾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过了一会儿才说:“怎么样?有没有觉得我很特别?有没有深深被我吸引不可自拔?小言里的男主角不都是这样被女主角吸引的吗?”   “小言是什么?”慕秦川问。   秦倾笑倒在床上。   几天后系里开大会,所有的学生都到齐了,开完会之后各班都收到了实习名额分配表,最炙手可热的单位当然也有几家,可是僧多粥少,免不了要争得头破血流。   秦倾本来以为这里面不会有自己什么事,没想到却在卫生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这次电视台只有两个实习名额,听说3班的陈棠是电视台台长的侄子,其中一个名额就算是给他内定了,还剩下一个,你觉得谁能拿到?”   这把声音秦倾认得,是班上的邹婷,而毫无疑问,她说话的对象肯定就是大美人柴冰冰。   柴冰冰站在洗手台前对着镜子补妆,面无表情地回答:“最有机会和我争的就是安琳和秦倾,不过我不会给她们这个机会。”   “刚才在外面还看见安琳了呢,春风满面的样子,好像已经志在必得了。”   柴冰冰听了,冷笑一声,“安琳是优秀,在系领导面前的印象分也很高,不过,她能不能笑到最后,那就不一定了。”   “那秦倾呢?”   “秦倾?”柴冰冰嗤笑一声,“虽然她也算是一个对手,不过我没放在眼里过。”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会不会不小心拿错了】      一个月后的一天,秦倾在打工的店里忙到晚上十点过才回寝室,开门一看,寝室里的姐妹们居然都还没有休息,聚集在下面讨论着什么。   秦倾觉得有些稀奇,“怎么都还在下面?”   “秦倾你回来啦!”蔚蔚喊了她一声,又说,“我们都刚从隔壁寝室回来呢!”   “隔壁?”秦倾疑惑,“隔壁怎么了?”   小米接过话头,“安琳哭了一个晚上了,说是电脑中毒,里面所有的资料都没有了,包括明天要交给系领导的两篇报告和毕业论文的所有资料。”   秦倾一怔,“这么悲剧?”   “可不是嘛!眼看着就要分配实习单位了,她却摊上这样的事,都不知道系上的领导会不会觉得她能力有问题!本来她是电视台实习名额的有力竞争者嘛,这下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戏。”   秦倾听了,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什么念头,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怎么了?”蔚蔚看她脸色不对,开口问道。   “没什么。”秦倾皱眉叹息了一声,“只是觉得如果她因为这件事失去电视台的实习岗位,怪可惜的。”   几个人一时都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陈辰开了口,“不过她要是失去竞争资格,秦倾你的机会不就增大了吗?”   “我?”秦倾轻笑了一声,走到衣柜前换衣服,“我都没报名,有什么机会?”   这话一出,寝室里几个人都大跌眼镜,蔚蔚几乎惊叫起来,“你说你没报电视台的名额?那你报了哪里?”   “《南生》。”   “《南生》?!!”   《南生》是最近两年才崭露头角的一本综合性周刊,因为敢于揭露和批判,在读者中也小有影响力。但是业内人士普遍不看好这本周刊的前途,因为《南生》实实在在得罪了G市不少上流人物,随时随地都有被掐死的可能。   寝室里几个人顿时都用一种看怪物的眼光看着秦倾,秦倾眨了眨眼睛,“怎么了?你们都知道我是《南生》的忠实读者嘛,选择那里实习也很正常啊。”   陈辰一向毒舌,“你实习到一半就被赶出来流落街头更正常。”   秦倾笑了起来,“走一步看一步嘛,反正计划也赶不上变化!”   说完她就拿了杯子,正准备进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寝室的房门忽然被敲响了。   秦倾顺手打开门,却见外面站了好几个人,有辅导员,有值班老师,有宿舍阿姨,还有楼下寝室一个叫吴晓琳的女生。   见到秦倾,吴晓琳立刻开了口:“老师,今天就秦倾一个外人来过我们寝室,不知道会不会是她不小心拿错了。”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人赃并获】      辅导员是一个三十岁的女性,平常对秦倾多有照顾,这会儿也依然是温和的,“秦倾,吴晓琳今天丢了一块名贵手表,想看看是不是你不小心拿错了。”   这话虽然听起来委婉,可实际上却扎人得很,根本就是在质问秦倾有没有偷东西。   秦倾脑子一重,寝室里的姐妹已经围了上来,蔚蔚当先开口:“老师,你的意思就是秦倾偷东西了?秦倾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她怎么可能拿吴晓琳的那块破表呢?”   丢了东西的吴晓琳一听,立刻也炸毛了,“我那表是从瑞士带回来的礼物,几万块呢,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不见了,我上来问问秦倾都不行吗?”   陈辰冷笑一声,“之前怎么不见你上来问?这会儿带齐了老师才来问,你这像是来抓贼多过询问。”   “秦倾要是没拿过,我带再多人她也没必要害怕啊!”   几个人眼看就要争执起来,秦倾终于开了口:“老师,我今早是去过吴晓琳的寝室,那是因为她们寝室一个同学借了我的U盘,我今天刚好要用,所以去拿。拿完U盘我就走了,没有拿过不属于自己的任何东西。”   辅导员点了点头,刚要开口,吴晓琳已经抢先说话:“那你敢让我翻一翻你的包包吗?”   “你凭什么翻秦倾的包包,一个几万块的破表当成宝,谁稀罕你的!”蔚蔚勃然大怒。   “你是上官家的大小姐,当然瞧不上这几万块,可是秦倾就不一样了,谁不知道她穷得要每天出去打工,几万块的表,她可能不心动吗?要是没做过,我翻一翻她的包包又怎么了?”   “你懂不懂什么叫隐私什么叫尊重?”蔚蔚气得不行,“我们秦倾清清白白的,你没资格翻她的包包!”   身为当事人的秦倾反而没那么激动,伸手拉住蔚蔚,“没关系,让她翻吧,不然她不会甘心的。”   吴晓琳一听秦倾答应,立刻走进了寝室,打开秦倾的包包翻找起来。   翻了一通,没什么结果,她将包包一丢,又翻起了秦倾的抽屉,翻完之后看见衣柜,又朝里面翻找起来。   秦倾看在眼里,懒得理会,反而朝满目担忧的辅导员笑了笑,又拍了拍气得发抖的蔚蔚的背。   “好哇,这下还不人赃并获!”吴晓琳突然大喊了一声,手里拎着一块表转过头来,“秦倾,这块表是从你衣柜里翻出来的,你还有什么话说?”   所有人顿时都陷入了惊愕的沉默之中,秦倾看着吴晓琳手中摇晃着的那个自己从未见过的表,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   从她的衣柜中翻出一个她从没见过的赃物,看来她这个小偷的罪名是要被坐实了。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不怕变得不特别吗?】      吴晓琳找出那块表之后,辅导员和值班老师就把她和秦倾都带去了办公室,而寝室里剩下的三个人都惴惴不安地等着结果。   几个人一直等到十二点过,秦倾才终于回到寝室。   “秦倾,怎么样了?”蔚蔚依然在床下,连忙拉过秦倾的手问。   已经躺下的陈辰和小米也探出了头。   秦倾脸色不太好,微微叹了口气,“证据摆在面前,辅导员想帮我也帮不了。”   蔚蔚听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会这样呢?”   “对了,今天我不在的时候,有谁来过我们寝室吗?”秦倾忽然问。   蔚蔚想了想,“中午的时候邹婷来过,说是借厕所,我那时候在上网,也懒得理她。怎么了,你是不是怀疑……”   “不是不是。”秦倾深知蔚蔚的个性,连忙摇了摇头,“我们怎么能无凭无据地瞎怀疑什么呢?我就是问问,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头绪。算了,别想了,已经这么晚了,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一早,秦倾又被辅导员的电话叫去了办公室,来到办公楼下时,却意**见了安琳。   安琳眼睛红红的,看起来刚哭过,但还是跟秦倾打了招呼。   “你没事吧?”秦倾递了一张纸巾给她。   安琳摇了摇头,“无非就是主任不相信我,批评教育了我一通。你呢?”   秦倾也知道自己这件事现在肯定已经传遍了学校,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我,只能等候处理结果了吧。”   “其实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安琳嗓子还有些哑,“不过这种事遇上了,只能怪自己倒霉吧……我们俩都倒霉。”   “谢谢。”秦倾心存感激,毕竟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这么多人愿意相信她,真是难得。   “你上去吧。”安琳吸了吸鼻子,“我先回去了。”   两个人说过再见,秦倾站在楼下看着安琳逐渐走远的背影,转身要上楼的时候,脚步却禁不住一顿。   昨天还觉得某些事是她太过阴谋论,可是现在这种情形,她不得不阴谋论了。   想到这里,秦倾忽然拿出手机,翻到慕秦川的号码拨了过去。   “喂?”慕秦川的声音温润低沉,奇迹般地安抚了秦倾的心。   她忽然为自己两年前的决定感到庆幸,也许当初也就是存了这样的想法,在实在无助的时候,至少可以找个肩膀靠一靠。   更何况,这个肩膀是慕秦川的。   “我遇到麻烦了。”秦倾忽然笑着开了口,“上次你还说我亏大了,现在我就讨债来啦!”   “哦?”慕秦川声音里似乎带了一丝笑意,“不怕自己从此变得不特别吗?小言里的男主可能因此就不会再被你吸引了。”   秦倾听得“噗嗤”笑了出来,这个男人,果然知道了什么是小言。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对你日思夜想】      秦倾跟慕秦川打完电话,上去辅导员办公室,两个人谈了不到几句,辅导员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辅导员接起电话,说了两句,有些诧异地看了秦倾一眼,随后连连答是地挂掉了电话。   有了慕秦川出手,事情以超乎所有人想象的速度落幕,系里调查之后对外宣称是一场误会,秦倾当然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而另一个当事人吴晓琳也没有说过什么,事件在当天就平息了。   三天之后,实习安排表下来,秦倾可以去心仪的《南生》实习。而那两个最炙手可热的电视台名额,一个不出预料是内定的陈棠,而另一个,则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安琳。   听说这个结果之后,秦倾又给慕秦川打了个电话,时近中午,慕秦川说:“今天中午没人陪我吃饭,真想谢我就请我吃饭吧。”   秦倾犹豫了一下,“你吃饭的地方我可请不起。”   “没钱?”慕秦川笑得暧mei,“那就肉偿好了。”   结果还是去了他选的地方,古色古香的院子,大概有十来个雅间,每个雅间门口都有活水流过,叮叮咚咚的水声煞是好听。   秦倾就知道自己请不起他,所以也不纠结,敞开了胃口吃。   慕秦川看着她胃口大开的样子,眉峰微动,似笑非笑,“几天没吃过饭了?”   秦倾咬着筷子,含嗔带怨地看了他一眼,“自从上次你走之后,人家就日思夜想,一直食不下咽,好不容易见到你才有一点胃口,你还笑人家?”   慕秦川脸上依旧是那个神情,“我怎么这么喜欢你装疯卖傻的劲头呢?”   “真的吗?我会继续努力的!”秦倾甜甜地冲他一笑,放下筷子后站起身来,“我去去洗手间。”   结果刚到洗手间门口,秦倾就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柴冰冰。   柴冰冰明显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她,眼里闪过一丝明显的诧异之后,忽然抱着手臂冷笑起来,“秦倾?真没想到你也会到这种地方来吃饭,你不是靠打工为生的苦学生吗?”   “还好吧。”秦倾笑了笑,“我是在甜品店打工的,其实不怎么苦。”   说完她就要往洗手间里走去,柴冰冰却又在她身后开了口,“我早就该想到,连偷窃的罪名都可以被抹得一干二净,你秦倾又怎么会是省油的灯呢?你跟的人是谁?”   秦倾回头看着她,眨巴眨巴眼睛,“那你跟的人又是谁呢?”   柴冰冰脸色微微一变,“秦倾,你背后有人撑腰,我认栽。但你为什么还要帮安琳拿到电视台的实习岗位?帮她对你有什么好处?”   秦倾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坦白地承认那两件事跟她有关,微怔了片刻,淡淡一笑,“没什么好处,只不过,我愿意。”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一副祸水模样】      秦倾再回到雅间的时候,慕秦川正站在窗边打电话,说的是日语,秦倾一句也听不懂,重新在桌边坐下来,拣了刚刚送来的新鲜西瓜吃。   吃完第三块的时候慕秦川终于挂断了电话,转头看了秦倾一眼,“这周末陪我去日本走一趟。”   秦倾刚拿起第四块西瓜的手猛地一抖,“啊?”   慕秦川却不再重复,只是略略挑了眉看着她。   秦倾低头咬了一口西瓜,才又看向他,“慕先生你很过分哦,帮了人家那么小的一个忙,这么快就来讨利息,还真是一个有良心的生意人呢!”   慕秦川嘴角一勾,似乎真的被她逗笑了,一双桃花眼里都是笑意。   两个人正准备买单离去时,雅间的门却突然被人敲响了,原本正要起身的慕秦川又不动了,淡淡答了一句:“进来。”   “慕先生,您好您好。”房间的门一打开,一个略有些肥胖的中年男人就打着哈哈走了进来,“听说您也在这里吃饭呢,就过来打个招呼。”   随后走进来的是一个身姿窈窕的美女,正是之前秦倾在洗手间门口遇到的柴冰冰。两个人一照面,柴冰冰先是一怔,随后就将目光紧锁在慕秦川身上。   慕秦川脱了外套,身上就一件白色的竖条纹衬衣,领口解开了两颗扣子,袖子也挽了起来,长腿交叠,姿态慵懒地坐在椅子上,怎么看都是一副祸水的模样。他淡淡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嘴角勾起疏离的笑意,“你是?”   “我是茂林的营业部经理,跟慕先生在金峰的周年酒会上见过面。”那人连忙递过来一张名片,“请慕先生多多关照。”   慕秦川抬手接过名片,只是“嗯”了一声。   “那就不打扰慕先生和朋友吃饭了,先告辞。”那人呵呵笑着,转身揽了柴冰冰的腰就要出去。   而柴冰冰的目光却依旧停留在慕秦川身上,慕秦川似乎是察觉到了,抬起头来,朝这位大美人投过去一个勾魂的微笑。   柴冰冰的脸竟然一下子就红了,怔了一会儿,又看了秦倾一眼,忽然开了口,“秦倾,我们今天下午没有课,对吧?”   秦倾正趴在桌子上玩圣女果,忽然听见她喊自己的名字,着实愣了愣,抬头一看,那位平常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居然脸带红晕,眼含秋波,一副不胜娇羞的模样。   秦倾瞥了旁边的慕秦川一眼,抿唇笑了起来,“对啊,下午的课调去明天早上了。”   “认识的?”柴冰冰旁边的男人见状,顿时惊喜起来,似乎是找到了跟慕秦川攀交情的梯子。   柴冰冰却已经径直走向了慕秦川,伸出娇嫩白皙的手,“慕先生,您好,我是秦倾的同学,我叫柴冰冰。”   慕秦川点头微笑起来,伸出手跟她握了握,“你好。”   秦倾看在眼里,简直叹为观止。这位大美人要不要这么明目张胆,迫不及待?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总看见不该看的】      秦倾忍不住看向带柴冰冰进来的那个男人,他明显也察觉到了什么,微微怔了怔。可是很他就回过神,重新走上前来,笑着对慕秦川介绍说:“慕先生,这是我一个妹妹,一直很仰慕慕先生您,今天终于有机会见到了,真是缘分呐。”   妹妹?听到这个身份,秦倾忍不住又看了柴冰冰一眼,却见她依旧是温柔娇羞的样子,脸上没有半点不自在。   “慕先生。”柴冰冰人美声音也美,“不知道能不能有幸跟您交换电话呢?”   对着美人,慕秦川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笑得那叫一个勾人,取了一张自己的名片,顺手递给柴冰冰。   这样的名片秦倾曾经也拿到过一张,上面有慕秦川公司的外线,也有他私人助理的号码,但是没有他私人的号码。但是即便如此她和慕秦川也发展到了今天的关系,更不用说大美人柴冰冰了。   秦倾觉得自己应该是时候吃醋了,抬头看向慕秦川,眼带哀怨,“不是说要走了吗?我累了。”   柴冰冰听了,立刻又开口,“秦倾,你是回学校吗?正好顺路,我们一起吧!”   结果柴冰冰之前陪的那个男人就消失了,她和秦倾一起坐上了慕秦川的车子回学校。   车上,秦倾忙着用手机回复一封邮件,而柴冰冰就顺理成章地跟慕秦川聊了起来。   美人娇滴滴的声音和男人低沉悦耳的笑声交织在一起,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秦倾回复完邮件就盯着窗外看风景,觉得自己真是多余。   不过那两个相谈甚欢的人眼里似乎根本就没有她的存在,一团空气又能多余得到哪里去?   秦倾这样想着,就又心安理得起来,靠在座椅上小寐。   结果她竟然真的就睡着了,到了学校门口,还是柴冰冰将她喊醒的,“秦倾,我们到啦!”   秦倾有些迷糊地睁开眼睛一看,清醒过来,转头跟慕秦川说了声“拜拜”就下了车。   谁知道她在车子旁边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柴冰冰下来,便弯腰往车里看了看,谁知道这一眼,刚好看到柴冰冰靠进慕秦川,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慕秦川嘴角带笑,眼眸低垂,看不清眼里的神色。   有时候秦倾真的很想把自己这双眼睛挖出来,怎么总看见不该看的呢?   她站直身子,走开了两步,站在旁边的树荫下等着柴大美人下车。   又过了将近一分钟,柴冰冰才终于依依不舍地从车上走下来,又站在车旁跟慕秦川说再见,优雅地挥着手,一直到慕秦川的车子启动,离去,她才转身走向秦倾。   **********************   【为什么都没人冒泡?~~o(>_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