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绵绵,首席上司在隔壁》 作者:谁家MM 本作品由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www.socitys.cn)提供 【难道要怪他的演技太好,瞒这么深?】    “一个男人要有yu望,对女人的,对事业的,对人生的,我有靠我自己满足不了的野心,娶她,我可以少奋斗起码二十年。”他倚着路灯,表情隐匿在昏暗的灯光下,低声叹息:“曼曼啊,我们都不再是无忧无虑的孩子,你没有嫁,我娶了,是我忘恩负义,可是你要等我,等我离婚。”   他新婚蜜月归来的一个星期后,只对她解释了这么一番话。   江曼记得自己当时是这样说他的。   “江斯年,这话如果被你的老婆听见,她会让你的生活倒退起码二十年。请你滚出我的视线!”   “怎么滚?”   他问完,似是在笑,挑衅地对她笑。   江曼的心要被他的笑容给打碎了,他的笑容,带给了她不能承受的刺痛感觉。   “你和童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真的不知道,童沁这个插足者究竟什么时候出手的?为什她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江曼自认自己不笨,难道要怪他的演技太好,瞒这么深?   他却摇头,不说。   江曼眼里带泪,强忍着没有滚落出来,她就那么望着他晦涩不明的眼神,四目相对,他的眼神仿佛在说:很早,我和童沁很早就开始了。   是有多早?   ……   “曼姐,曼姐,”   耳边有女声在叫她,一声接一声。   江曼从睡梦中被叫醒,睁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助理小张。视线环视一圈,江曼发现自己开完会就在这会议室里想事情想睡着了。她觉得嗓子有点哽咽的感觉,难受,抬起白皙纤长的手指摸了一下眼睛,竟有泪水。   “曼姐,你没事吧?”助理小张抽出纸巾,递给她。   江曼接过,摇头:“没事,做了个恶梦。”   他结婚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折磨她的不仅是现实中的他,还有梦里的他。   他的解释,他的挑衅目光,这些片段在她的梦里来来回回。醒来,她不能在别人面前大哭一场,告诉自己要坚强,没人可怜你。不过时常因为做梦弄红了眼睛,她也挺恨的!   江曼迅速调整好状态,把梦中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抛到脑后。   小张说:“曼姐,B部的江副总叫你。”   “他叫我干什么?”江曼只觉头疼,不愿意看见他,可他偏偏无处不在。   小张摇头:“不知道呢。”   “走吧。”江曼站起来。   小张紧跟在走出会议室的江曼身后,“曼姐,咱们A部是不是应该想想办法?B部那边的设计师尽使些下三滥手段,这次如果叫B部谈成大单,这口气咱们A部一年半载也出不了。”   “我会找机会接触一下陆存遇。”江曼说。   小张握拳,自己的老大扬眉吐气,她这个助理也能跟着腰板挺直!()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结婚又离】    江曼站在江斯年的办公室里,像极了一只待宰的红眼白兔子。   她很清楚,此刻自己的脸色一定是讨债鬼一样难看。没有办法,爱了十年的男人突然娶了别人,搁在谁的身上,谁也不能真的跟个没事人一样。   江斯年穿了一件简单的深色条纹衬衫,他很英俊,他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味道,为什么江曼觉得好闻,因为她闻了十年了,甚至更久。他贴近她纤瘦的身体绕着走了半圈,忽而站住,目光清冽地说:“从A座27层到B座29层,江曼,你用了12分45秒。”   江曼不说话,平时她来B座见别人,5分钟就到了。   “你是有多不愿意过来见我?”   他站在她的身后,视线盯着她柔顺的发,白皙的颈,“这个工程,我希望你们A部不要投过于精致的方案。”   “去和我们A部的夏总谈,这种事我一个设计师说了不算。”   他迈了一步,就站在她的正对面,“江曼,你是A部的金牌设计师,你可以让你设计的东西达不到客户的要求,把机会让给B部。”   江曼微笑地抬头,看他:“你的意思,是让我在设计方案上为你放水?江斯年,你什么东西?要不要我再给你生个孩子?世上哪会所有美事都属于你?!”   江曼说完便转身,却被他大力一扯,扯到了他熟悉又陌生的坚硬胸膛里。   “曼曼……”他这一声,叫的是百分百私人情绪,不掺杂工作。他笑,低头用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唇,“我倒希望你给我生个孩子,会的是吗?”   “做梦!”江曼用力挣扎,一跺脚用高跟鞋踩的他皱眉后退。   她狼狈地推开门,顺利逃跑。   ……   回到A座27层,江曼闭上眼睛平静了很久。   她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打开了手提,鼠标箭头动了动,手提里开始播放一段视频,她需要了解一下陆存遇这个大客户。   视频里:   工程奠基仪式过后,陆存遇被一群男人簇拥着走向一辆黑色奔驰商务车。屏幕画面中身型比例极好的长腿男人,俨然是一道迷人的风景线,令人瞩目。   他一身黑色正式西装搭配白色衬衫,打着领带,西装左前袋中掖着折叠好的口袋巾,一举一动,皆是完美的展现出了他的成熟气质与风格品位,他绅士的像个贵族。。   陆存遇弯身上了车,车窗降下。   女记者奋力挤上去,把话筒递到陆存遇的面前,语速极快地问:“陆先生您好,可以问您两个问题吗?第一,有知**士透露,37岁的您二十出头结婚又离,女儿今年16岁在读高一。第二个问题,有人亲眼目睹您最近经常出现在医院里,请问您是病了吗?”   保安扯住女记者。   陆存遇处变不惊地摆了摆手,制止保安,对第二个问题点头称是:“病了。”   “请问病严重吗?”女记者借机追问。   他说:“肾不太好。”   女记者的脸上突地飞起一抹红晕,举着话筒——眼见着车已开走。()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别再纠缠他!】    看完一整段视频,江曼若有所思,分外干净的手指尖无聊地转着一支签字笔。   中午11:25分,她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江曼看了一眼显示的来电号码,是A部总经理苏青,她才想起早上约好的午休时间在顶楼咖啡座见。   A座顶楼的露台上:   苏青对夏薇怡说:“给曼曼一杯白水,在上火呢,咖啡喝多了没好处。”   “OK!”   没两分钟,夏薇怡给江曼拿回一杯白水。   江曼接过,敛下眸捧着水杯,被甩的上火了?真不潇洒!   “传给你的视频看了吗?”苏青问。   江曼抬头,“嗯,看过了,这段只有5分钟长短的视频,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仅有的收货就是我觉得需要去医院一趟,也许能接触到陆存遇本人。”   “医院??”   苏青和夏薇怡对视一眼,止不住笑:“你认为他真有病?”   江曼仔细想了一下视频里的男人,他说‘肾不太好’的时候,平静的表情里不带一分戏谑,那并不像是在开玩笑的。   夏薇怡的手指捏着咖啡杯,小声调侃地说:“我跟你们两个说,37岁这个年纪的金主型男人,肾不太好这再正常不过了,准是私生活太乱把肾玩坏了。这视频是我一媒体朋友私下传给我的,没曝光过,可我看完视频跟你们关注的点不一样,我在琢磨他的女人是谁,干什么的,第一次在一起是什么场合上,谁主动的,什么频率让他久而久之玩坏了肾!!”   “陆存遇这种是典型的别人的男人,别花痴了!”苏青白了一眼自己的好友兼下属。   江曼的眼睫毛动了动,摇头:“别说他的肾了,爱哪坏了哪坏了,说正事啊,我打算明天去一趟医院,抢在B部前面先了解一下他这个客户的需求。”   见那两位都点头同意,江曼自己这也定了。   ……   下班时江曼跟人拼的出租车,她的车送4S店一个星期了,还没完事。   江曼在出租车的副驾驶,后边座位上一个漂亮女人在讲电话,大声地说:“我最近看上去当然整天都好开心啊,有人追嘛!”   “我们单位女人分为两种,一种是死气沉沉的桃花死了型,一种是朝气蓬勃的桃花绽放型。我现在属于……”   江曼轻抿唇,拿出耳机戴了上。   二十分钟的车程,江曼给了司机师傅钱,下车。   江曼一直跟父母同住,家住经济开发区六区,新小区,房子才三年不到。一梯两户,1203是江曼的家,她出了电梯高跟鞋刚踩地面,就看到了站在1203门口的他。   “你来干什么?”   她的脸色瞬间不好起来,这好像是他婚后第一次来这边?   江斯年双手插在裤袋中,挺拔地伫立在那,冰着一张俊脸蹙起眉头:“我不能回家了么,嗯?这不是我的家?”   说完他上前一步,抓住了她。   “不再是你的家!”   江曼用力在掰他揪住她衣服的手,眼睛厌恶地瞪着他!   没两分钟,电梯门又打开。   三个人,皆是被定住了一样。   童沁不善地盯着小刺猬一样的江曼,粉唇微动地警告:“别再纠缠他!”()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国宝附体了?瞧你眼圈黑的。】    江曼觉得自己活的特别讽刺!   在‘创州集团’工作的这几年,江曼不认得童沁,如果不是江斯年娶了童沁,江曼还是不会认得童沁本人。童沁是集团董事长的大女儿,27岁。高中毕业童沁就生活在深圳始终没回青城,直到结婚的前一个月才搬回青城。   江曼表面上有多坚强,心里就有多委屈,他脚踩两只船踩的很稳很稳,稳的她在骤雨到来之前愣是没有闻到一丝风声。   他订婚时,江曼还恍惚以为这是一出恶作剧。   到了今天江曼还不能从这窒息的漩涡里自我解脱。江曼和童沁也许都不是弱者,都会捍卫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江斯年残忍的做了选择,他结婚了,他让江曼变成一只不能动的刺猬,让童沁变成一只精神抖擞的老虎,正面相对的时候,童沁的额头上印着一个‘王’字。   江妈妈陈如开门问:“我闺女回来了?”   江斯年冷峻着脸,用力扯过童沁挡住了江曼的身体,他说:“妈,小曼工作不顺生闷气呢。”   他给了她整理狼狈样子的时间,只给十秒,他回头:“小曼,进去洗手吃饭。”   江曼攥着手指,压下怒火从童沁的身边走过。   陈如看着女儿,觉得女儿最近情绪不大对。   江曼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再没出来。   站在门口的童沁冷笑起来,看着自己英俊的老公:“江斯年,你他妈真爱我吗?”   “你几岁了?“   江斯年冷漠地一句,转身进去。   童沁咬着唇,眼神幽怨!   江斯年这个名字,是江曼的爸爸江征给取的,27年前,江父从医院捡回一个啼哭的弃婴。   陈如是不愿意养的,养男孩子太费钱,还得为他考虑娶媳妇的事,可后来还是养了,当亲生儿子一样。   江曼躺在房间的床上,闭着眼睛,想起小时候的事。她记得五六岁的小曼和斯年,同睡一张床,家里很小,没有办法。每天晚上五六岁的小曼和斯年都是挤来挤去的,她能把他气得坐在老房子那窗台上一宿不睡。小时候她很能欺负他,长大的他过分的在疼她。   难道他的性情是间歇性的吗?   ……   他婚后第一次带童沁回来家里吃饭,江曼没有一起坐在饭桌前。半睡半失眠的直到天亮,滴水未进,洗漱完毕直接上班。   在公司电梯里江曼碰到苏青。   “国宝附体了?瞧你眼圈黑的。”   苏青拧眉,江曼可不是遇事这样萎靡不振的人,这一次周围的朋友一致觉得江斯年太狠,这个男人心机过深,劈腿瞒过了27年来他结交的所有好友,火眼金睛也看不出他还有女人!陆存遇这个大客户,为什么A部紧抓不放,目的就是跟B部争。江曼被甩,朋友们无能为力,只能用这种方式出气。   苏青比夏薇怡高一级别,夏薇怡上个月给苏青交的半年工作计划上写着:A部的工作计划,就是在饿不死的情况下跟B部那对狗/男女对干到底!   出了电梯,江曼走向办公室。   还没坐下,助理小张就敲门,小张一脸慌张地对江曼说:“曼姐,董事长紧急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是AB部经理级的,还有AB部金牌设计师。”   “小道消息是什么?”江曼一脸淡然地问。   小张嬉笑:“听说是要一次性定下陆存遇这个大项目由AB两部哪一边接!”()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有机会谁不要?】    会议室设在C座。   创州集团大厦的外观简单却不俗,站在外面抬起头看,C座在最前面,顶端上有‘创州集团’四个大字,A座B座分别在C座的两侧,看上去C座就像皇帝,身后两侧跟着A座B座两个嫔妃。   公司内部的情况也符合外部的建设样貌,A座B座接单生钱,分别是苏青和童晓的领地,手下的人主要负责跟客户动嘴动脑。而C座从上到下皆是重量级的大领导,他们动嘴动脑皆是对内,对AB座的两个负责人,对其他城市分公司的负责人,想尽一切办法让公司效益迅速猛涨。   ——这是创州集团总部。   明亮的会议室里,领导上座,下面是A部B部的人。   董事长童刚心情很好,笑着发言:“你们两边不必这么严肃,放松,我们是同一个公司的人。”   “爸,交给B部来接。”童沁说。   童晓转动座椅,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微笑:“妹妹,这是公事不是家事,我们B部和A部向来都是公平竞争的。”   童沁冷哼。   A部这边的苏青和夏薇怡暂没发言。   会议室里其他人也一副观察状态,包括江曼。   “董事长,在工装谈单这方面,我比A部的江曼有更丰富的经验。众所周知,陆存遇投资的这个项目利润极高,恕我说句很真实却不好听的话,创州可能三五年都不会再遇到这样的项目,如果让A部的江曼去谈,万一崩了,”B部的女设计师江开笑着一摊手,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苏青看向江开:“我听过,后来者居上。还有,你能说所有的博士都比硕士聪明吗?经验累积的再丰富,不适用也是白搭。”   “业务专业一点总没有错。”童晓反击。   夏薇怡咳了一声,挑眉:“插言一回,我觉得设计师接触客户要灵活,这是在建立一个长期的合作关系,陆存遇近年来投资的项目不少,我们是否要考虑长期的拴住他?B部那种,跟客户谈单只说专业不讲技巧,就好比妓/女接了客人躺下跟条死鱼一样,不去挑/逗,董事长,您说这样可行吗?我们A部一向是把客户捧成上帝,私下当成朋友。”   “一个单子你这么卖力,夏薇怡,方便的情况下你再跟陆存遇上个床吧?”江开讥讽地说。   夏薇怡故意学江开那副摊手的样子,耸肩说:“无所谓啊,陆存遇上一秒召唤,我一下秒就躺平,有怀龙种的机会谁不要?”   “行了!吵得我头疼!”童刚喝斥。   童晓说:“爸,江开熟知陆存遇的一切兴趣爱好,江开谈单会比较容易。”   江斯年看向江曼,蹙起眉头。   江曼适时地开口,中度语气:“我读过三遍《普京传》,跟我一样了解普京兴趣爱好的人多到数不清,但这不能说明我们都跟普京谈得来。了解是一回事,谈不谈得来是另外一回事。”   会议室里的气氛沉闷。   江曼低头,轻抿了一下嘴唇抬起头说:“我很早就认识陆存遇,上过他的车,还欠他一件衬衫没还。”   偌大的会议室里——安静了。   会议没有了再继续下去的必要,这个单子属于江曼。()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你化的这是什么风格的妆,眼周那么红】    苏青,江曼,夏薇怡,三个人一起离开C座的会议室。   进了电梯,江曼闭上眼说:“刚才我是骗人的。”   夏薇怡抱着手臂,咂舌:“害我白高兴了一场,我还以为你真的上过龙床了。”   苏青比较严肃:“别犯花痴,择偶得稳当点,青城陆家一共有三位太子爷,年纪不小,可这些年本城的女人哪个也没跟这三个男人沾过边,不是女人们不够努力,是这家庭的水太深。工作归工作,私下对这些男人还是避而远之的好。”   江曼的心思没在这些上,完全不感兴趣。   ……   下午一点,天气热的下了火一样。   江曼觉得这闷热的天气很符合自己现在的状态,那么不讨人喜欢。失恋就像生病一场,从里到外整个人都在饱受煎熬。   江曼本打算去医院,可是路上的出租车都在跟她作对一样,没有一辆是空的,问了几辆载客的,都不顺路,所以拼车都拼不成。自虐一样的在外面站了很久,较起真来,不用人送,也不借别人的车,偏要等到一辆属于自己的空车。   霉运这东西似乎不是一瞬性的,是持久性的,车没等到,江曼却中暑了。   于是,江曼决定回家休息,给自己放半天的假。   陈如给女儿熬了解暑汤,喝完汤江曼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一直睡到晚上九点多,江曼接到夏薇怡的来电,找她出去应酬。   这类应酬每月都有几回,江曼也早就练就了一身得令立马起床的本领,不勤快没单子,没单子没钱赚。洗漱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眼睛又红了,却记不得梦见了谁,什么情景,一声叹息淹没在洗漱声中。   车上,夏薇怡问她:“你化的这是什么风格的妆,眼周那么红。”   “没化妆,我眼睛疼。”江曼失魂了落魄地窝在副驾驶,长裙遮住了脚裸,自从失恋,打扮都开始变得简单随便。   夏薇怡不知道江曼病了,否则不会让她来。   这里是青城最高端的娱乐场所,腐朽堕/落,低俗奢靡,保密性强,如果不是熟客贵客,一般这里也不会愿意接待。   在包厢里,江曼和客户聊起这行的不易,酒一杯接一杯的根本止不住。   夏薇怡拦着,“别喝了!胃要不要了!”   江曼醉了,“没事,我有分寸。”   低头,江曼看到自己的手机响了,她拿了手机起身,微笑着对夏薇怡和那个老总说:“郑总你们先聊,我去接一下。”   “小心一点。”夏薇怡叮嘱。   江曼有些微微眩晕,出去直接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她在经过走廊的转弯口时,意外的见到了一条毛色光泽非常漂亮的大藏獒!这狗拴着一条黑色的皮质狗链,可想而知,在这种场所出现的藏獒一定是这主人来消遣,狗没扔家。   藏獒朝她叫了一声!   江曼被吓得酒醒一半,藏獒?反应过来的江曼转身就往洗手间跑!()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它是藏獒不是金毛!】    走廊里上演着滑稽又惊险的一幕。   江曼穿着高跟鞋在用跑的,藏獒也立刻用跑的。江曼心跳加速,怕这条凶猛的藏獒突然扑上来,她便小心地放慢步子,回头看它,这条一身毛色纯正铁锈红的藏獒,大摇大摆昂首挺胸地在尾随着她。   “我不好吃!”江曼试图跟它沟通。   几米以外就是女洗手间,藏獒却跟她跟的更紧了,一甩尾巴,就甩在了江曼的小腿上,江曼头疼加腿软,贴墙边往洗手间走,拿出手机拨通夏薇怡的号码。藏獒脖子上的链子在地上发出声响,身体上的毛并不长,只有脑袋和尾巴的毛非常的长,但这藏獒是被人精心修剪过毛发的,它看上去更像一只熊。   “救我,一条藏獒正跟着我!”   “还没咬,我不轻举妄动是怕他轻举妄动,你快通知保安来处理一下这吓人的东西。我能不怕吗?它是藏獒不是金毛!”   江曼一边通话中,一边忐忑地到了洗手间门口。洗手间里出来两个有说有笑的女人,在见到藏獒那一刻两个女人捂着嘴巴“啊”地大叫了一声,拔腿就跑!   两人撞上江曼,把江曼手里的手机也撞在了地上。   藏獒叫了一声,低头一口就把江曼的手机咬碎,再吐出来。江曼靠着墙边发抖起来,腿软的一步也走不成了,她庆幸自己没有低头去捡手机,否则藏獒嘴里吐出来的不光是手机,还会有她一只手。   江曼刚喝了不少酒,中午又中暑,现在被吓得整个人靠着墙要虚脱了,藏獒看她,她看藏獒,都处于按兵不动的状态。她喜欢宠物,可她只喜欢别人家的,不会去养,平日上班很累,回到家大多的时间都在休息,没有时间伺候它。但是江曼发誓自己喜欢的绝对不包括藏獒,这太变/态!   藏獒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江曼的小腿,江曼的一声“啊!”完全是压抑在嗓子眼里的,手心里出了汗,江曼看向空荡荡的走廊,如果保安再不来,她就要死在这了。   藏獒摇了摇漂亮的尾巴。它开始用嘴咬住江曼的白色长裙,用力的扯,拽!江曼看着脱落的裙子双手合十地求它,牙齿打颤:“你要干什么?自己玩去,求你了。”   洗手间里这时走出来一个女人,吓得花容失色,走了,没有理江曼。   江曼对路人乙一脸的鄙视!   ……   一道VIP包厢的门被一双漂亮的男人大手推开,身形高大的男人伫立在外,深邃湛黑的眸子左右搜寻,转身,他看到一条藏獒昂首摆尾的,嘴里叼着东西。   “十五,过来。”他沉下脸。   藏獒很快站在他的面前,松嘴。   男人俯身,皱眉捡起地上这一条女人的白色半身裙,一股类似沐浴乳的清香味道进ru了他的鼻息,柔软的料子在他手指间滑过,像是女人白皙滑腻的肌肤一般,他抬起眸,只见十五在跟主人邀功一样对视。()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他是这东西的主人?】    男人蹲下身,幽深浓黑的眉目中透着对十五此举的批评,他把手中的白色裙子扔在地上,问道:“哪里叼来的?”   十五呼噜了一声,两只前爪跪在白色的裙子上,似是委屈。在主人的眼神批评中,十五叼起白色裙子转身往叼来裙子的地方走。走了几步,十五回头,确定主人有跟着一起过来它才继续的向前,白色裙子被十五叼着扫过走廊的地面。   藏獒几步一回头,看主人。   ……   女洗手间中的江曼靠着墙壁,缩在地上,细长白皙的手指插进柔顺的黑色发丝里,抱住头,成功的被一条恐怖犬气哭了。流年不利,情场失意还没有缓过来,出来应酬居然又被一条狗欺负,喝醉了酒,江曼的情绪更易崩溃。   没穿裙子,一步都不敢走动,江曼在等夏薇怡来救,可是等了几分钟还不见人,她只能躲到洗手间的最里面。   这种场所,这幅样子,被人看到一定会想歪了。   在她等夏薇怡的这几分钟里,没有人再进过这间洗手间,也许是听了跑出去的几个女人说这边有藏獒,都害怕了。   她的头开始隐隐作痛,眼睛也是。   ……   藏獒站定,带着它的主人来到事发地点。   五官严肃的男人抬头,看到“女洗手间”的标示牌。他身侧那条体型巨大叼着白色裙子的铁锈红色藏獒,叼着裙子往里走了两步,回头看主人。在得到他的眼神指示以后,十五叼着裙子进去找人。   当藏獒再一次出现,并友善地松嘴把裙子放下的时候,江曼懵了。   它放下了,她也不敢伸手去拿。   江曼狼狈地跟它对视一眼,抬手抹掉眼睫毛上的泪珠,嘴唇动了动,很想骂它,可是骂它的后果也许比骂人要来的更重。   “这裙子你确定玩够了?”江曼问。   它站在那,摇了摇它漂亮蓬松的大尾巴。   江曼小心地伸手去拿起自己的白色裙子,还能遮住身体,虽然脏了。她拎起问:“你要是真玩够了,我可穿上了,不要再拽。”   它又摇了摇漂亮蓬松的大尾巴。   江曼一边穿裙子一边觉得可笑,被这东西吓了个半死,结果它似乎很无害,好像也不会真的扑上来吃人,恐惧中江曼忽略了一点,它是个宠,不惹它就应该没有血腥的事发生。穿裙子时,江曼不禁多看了它两眼,这东西身上红的没有一根杂毛。   她穿完裙子,十五转身摇着尾巴走向洗手间门口。   江曼洗了一下脸,整理好自己,转身出去,抬头却看见洗手间门口站着一个身型高大的男人,他穿着黑色西裤,白色衬衫,袖子很随意地挽着,男人的食指和中指间是一根燃着的香烟,拇指上套着拴那藏獒的皮链环,江曼一时怔住,他是这东西的主人?()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十五,再这样做我真的不要你了】    江曼的工作环境里单纯青涩的女孩少见,基本上都属于独立轻熟/女,这类轻熟/女一般也都偏爱社会上的实力熟男,可江曼却不偏爱这种。关于陆存遇,江曼认为听说的和现实中的一定会有差距,江曼也总觉得这样的男人私生活奢靡,严肃复杂,不好沟通,一不小心他也许还是个资深的心理变/态。   37岁这个年纪,他应该算女人们梦想中的那般,有一双幽黑到深不见底的眸子,藏着往事,迷倒一片女人也许吹灰不费,但在江曼眼中,颠倒众生的大概已经不是他的容颜,更多的是他这个年纪沉稳老成的气质。   江曼见过他一次,那时他25岁,还很年轻。   “你的?”他轻启薄唇,视线瞥向地上的手机碎裂残骸。   江曼点了点头,看来,他并不记得她了。   “陆总——”走廊那边,跑过来一个身穿休闲装的阳光大男生,看上去二十出头。   大男生捡起地上的手机残骸,看了一眼闭上眼眸抽烟的男人,又看了一眼江曼,说道:“这位小姐,我们出去,先了解一下你的损失?”   “好的。”江曼点头。   看来这个大男生是了解过情况上来的,也是藏獒主人手下的人。   江曼没有想讹人,更加不会咄咄逼人,她心里现在也没个谱,陆存遇是她的目标客户,现在她走不得,接近不得,处在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十五靠近江曼,江曼本能地往旁边躲了一下。   陆存遇抬头,五官上呈现出不悦的神情,拽了一下拴着十五的皮链,十五乖乖退了回来。   大男生拿着手机残骸走在藏獒后面,不敢言语,锈红色藏獒摇着尾巴紧跟自己主人。江曼在一旁走着,心里全是公事。   走在前面的男人双手插在裤袋,经过一处消防栓,他深邃的目光看了一眼消防栓的镜子里面。江曼一副若有所思的摸样跟着他和十五,海藻一般的黑色波浪自然大卷柔顺地披着,长发遮住的颈部白皙肌肤隐约可见,她上身的无袖白色小衣服跟下身的白色长裙是一套,料子柔软,显得身材凹凸有致又朦朦胧胧,整个人透着一种干净的小女人姿态。   走的是相反方向,所以江曼见不到夏薇怡,在江曼回头看走廊那边的时候,十五叫了一声,十五的叫声是“嗷”。江曼立刻回头跟上。   十五觉得气氛变融洽了,就又蹭到江曼的身前用嘴咬住江曼的裙子,江曼又怕又气地说:“别咬。”   十五用嘴扯了一下,裙子往下,江曼的细腰露了出来一点。   他看江曼,表示抱歉。   男人冷漠的目光注视着今天特别不听话的十五,蹙眉俯身,伸臂抚着十五的脑袋教训:“十五,再这样做我真的不要你了。”   即使被训,十五依旧不会低下昂起的头,只是摇着尾巴讨好的看着主人。()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 【如果要靠近,那首先要跟它的主人搞好关系】    江曼不是第一次坐卡宴,创州接的单子一般都是大单,客户百分之一百都是有钱的人,年龄不同,他们开的豪车也不同。这几年工作以来,开卡宴到公司接她一起去工地的客户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个。   但是,大多江曼会自己开车去工地,以此躲避一些图谋不轨的男人。   上车之前,会/所里面走出来一个干练短发的女人,她把车钥匙扔给了大男孩,说道:“许就,你来开车。”   那个叫许就的大男孩点头。   “这位小姐,上车。”短发女人微笑地说。   江曼点头,坐上了卡宴的后排座椅,低头整理了一下被咬坏一小条的裙子。   陆存遇牵着十五上车,江曼看到短发女人要伸手扶他,不过被他制止了,他身体上好像真的有病症,否则怎么需要人扶。   江曼看着十五有些受不了,尴尬地说:“可以让它靠窗么?”   十五“嗷”了一声。   男人顿了顿,上车,一脸病态地坐在江曼的身旁,接着十五一边挨着主人一边挨着车门。   短发女人坐在副驾驶,许就开车。   江曼低头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其实她完全可以要求坐在副驾驶,不过她想,坐在副驾驶恐怕不方便跟陆存遇沟通,趁机提起创州。江曼转头看了这个男人一眼,他不理身旁藏獒攀上他肩膀的触碰,在认真查看一条手机中的新短消息,从江曼的角度看,那短消息似乎只有三四个字,他没回复。   车在行驶,短发女人回头对江曼道:“你好,我是陆总的秘书孟迪,手机和裙子的钱你算一下,到了前面的ATM机我取给你。”   江曼回过神,摇头:“只陪我一部它咬碎的手机钱就行,裙子不用。”   “十五好动,很可爱,一般情况不会对人造成伤害。”开车的大男孩许就对江曼说,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江曼。   江曼点头,半违心地说:“是挺可爱的,不过在我印象中这类敢跟猛兽搏斗的犬类,还是比较恐怖的。”   许就也点头,又说:“看到陌生的这类犬不要靠近是对的,如果要靠近,那首先要跟它的主人搞好关系,这样它才会把你当成朋友。”   江曼表示懂了的点头微笑。心里却想,我不关心这个,只关心合作。   “嗷——”   十五终于越过了主人的肩膀和背部,扑向江曼。   江曼盯着它,吓得几乎魂飞魄散,脑袋“砰”地一声磕在车窗上,后面的空间即使再大,也不够一个女人和一个体积巨大的十五这么扑腾。   一瞬间陆存遇看到她和十五打了起来,他手上的手机被撞掉在了座椅下,车后排座椅上无比混乱,江曼被凶猛的十五攻击进了他的怀里。江曼要下车,手去摸车门却摸到了男人坚硬温热的身体,十五继续扑上来,江曼闭着眼睛乱喊乱叫:“我要下车,啊!停车,我要下车——”()    【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https://www.socitys.cn,手机版:https://m.socity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