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

天界丹药群[娱乐圈]

》>>

82.番外(完)

82.番外(完)

小说:天界丹药群[娱乐圈]作者:何逐字数:5536更新时间:2020-05-23

看到了防盗章的仙女们不要着急,v章购买比例是一半~  这些小报社就靠这根编排娱乐八卦的笔杆子活着的。

袁文很头疼。

从天行高层决定把乔菁菁分到她手下的那一刻起,袁文就没轻松过了。演技——糟心,名声——糟心,隐婚——糟心,现在又添了一桩糟心事。

“你你你……你还在玩手机,你知不知道你的微博下面现在全是骂你的!”袁文气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乔菁菁捧着手机摇摇头,极为诚恳地说了句,“不知道,我这就看看。”

袁文看着乔菁菁无辜的脸,一时间竟无语凝噎。

袁文突然就想起她刚刚签来的时候。

乔菁菁那时才21岁,刚刚大学毕业,青春可人天生丽质,懵懵懂懂被星探拉到天行。

那个时候的她,抿嘴一笑就像春风拂湖涟漪漾起,有着万千风情,勾人得不可思议。

袁文费尽心思才把人签到自己手上,安排给乔菁菁拍的第一支广告就让她爆红。

2014年的大街小巷几乎都张贴起了乔菁菁一身碎花裙右手轻举压住遮阳帽惬意吹风的海报。海报里的她眼波如清涟漫境,活像一株半开在朝阳风露中的山寺桃花。

那一年,乔菁菁横空出世,成为当之无愧的宅男女神。

华国著名的八卦论坛天涯,逢开帖评点娱乐圈美人,必定有她。

她是无数人的梦中情人,哪怕仅是一个空有脸蛋的花瓶。

花瓶乔菁菁并没有在意袁文看她的复杂眼神,而是低头认真打开手机里基本上没用过的微博。

刚刚打开微博就看见了新闻推送,在经济这一栏的头条就是春风得意的顾江参加N省政府大楼竣工验收仪式上的剪彩。

他好看极了,好看到所有人都黯然失色,只要他往那里一站,就是人群焦点。

曾经就有人背地里开过顾江顾总的玩笑,幸好他没进娱乐圈,不然多少偶像小生的饭碗都要被抢走。

站在他后面的是常年跟随他的秘书海瑟,笑得极为温柔可人,如果不知海瑟是他秘书,两人看起来简直活似一双壁人。

才刚刚回来,就又去了N省。

而她这个老婆对老公的行程一无所知。

乔菁菁眉头挑了挑,不动声色地翻过这条推送。

她的微博并不常用,基本上都是助理在打理,除了隔三差五地打几个广告,没什么活跃度。

她微博粉丝也大多数都是些僵尸粉。

而恒淮作为高人气的新晋小鲜肉,风靡万千少女。这些少女,大多数都有一个标签——网虫。

乔菁菁突然觉得有点不忍心点进去,她已经可以想象自己的微博底下是一个怎样的修罗场。

但是她下定决心以后还是点了进去。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真当看到那幅场景时,乔菁菁还是被吓到了。

在她最新的微博下面,热门评论基本上都是“9999+”的赞。

清一色的都是些“乔菁菁我草泥马”“赞一下乔菁菁在我□□被插一下”……

更有些恒淮女友粉把她以往在剧里千篇一律的表情给抠出来做成表情包,再配上几句骂人的话。

而且表情包流传之广泛,让乔菁菁措手不及。

攻陷她微博的评论里面还混杂些邪教,“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他们两个很配吗?”

“你不是一个人!!!”

“+1”

“加身份证号”

……

“呵呵,楼上的最好都去看看眼睛。”

她为数不多的几个活跃粉丝还想奋力挣扎一下,却被前赴后继的恒淮大军给吓懵了。

造孽哟,乔菁菁总算清楚地感受到“躺平任踩”这个词背后深深的恶意了。

乔菁菁捂紧自己的小心脏说不出话来。

乔菁菁:“赶紧辟谣啊!”

这种赤果果的恶意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袁文:“呵呵,第一时间就发声明了。”

然而并没有多少人相信。

娱乐圈里的事,假假真真,久而久之,公众都不相信他们嘴里的话了。

乔菁菁再度感受到什么是无力,这是她第二次被绯闻支配。

另外那次则是前世跟那个无辜的导演,那次的后果就是乔菁菁婚姻破碎,导演差点妻离子散。

从此之后,她对所有想要炒绯闻的人敬谢不敏。

当务之急,只能堵住那些狗仔的嘴。

袁文动作很快,不到晚上就组织了一个饭局,邀请的都是些J市比较有影响力的八卦媒体当家人。

这效率,这人脉,让乔菁菁不得不折服。

期间出了个小插曲,焦头烂额的恒淮经纪人不知道从哪打听到袁文组了个这样的饭局,立马求上门来表示也想要参加这个饭局。

其实这场绯闻里,乔菁菁跟恒淮是两败俱伤。

恒淮虽然拥趸多,但他根基未稳,坐火箭一样的走红速度刺激了很多红眼病。

所以在恒淮无辜被扯进这场闹剧以后,以前得罪过的人就开始往他身上泼脏水了。

私生活糜烂、不止跟一个当红女星暧昧、抓着女人裙角爬上来的……

恒淮的经纪人又是个新手,头一次遇到这么大的烂摊子,他只能焦头烂额。

本来袁文对此是拒绝的,毕竟涉及她在圈中的人脉,同行相忌这个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但是恒淮遭此飞来横祸全是因为乔菁菁,她又不能见死不救。

饭局定在J市的一家高档会所。

除了他们这边的,另外还有十几号人,都是能在J市说得上话的八卦记者,还有几个媒体客户端的老总。

袁文深知行情,一人给包了个极厚的红包。

那些八卦记者嘴里说着不敢,手上却不动声色地把红包揣进衣兜。

饭局上觥筹交错,看起来相当和谐。

乔菁菁举杯跟那些油腻腻的人说了几句道谢的话,全程带笑,心里却极端烦闷。

她跟恒淮两个人本来清清白白,就因为这些捕风捉影的媒体编排成了这个样子,如今还要反过来求他们。

这到底是个什么道理?

袁文却不许她走,乔菁菁在圈里混着,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这帮狗仔。

一直捱到八点多,那十几号人都喝得脸酣耳热。

长袖善舞的袁文会意,又招了个服务生进来耳语一番,原先包房里站着的清一色男服务生便换成了身姿曼妙的旗袍小姐。

乔菁菁胸更闷了,她忍受不了那个乌烟瘴气的景象,就悄悄一个人走出来躲清闲。

会所里往来的人并不多,乔菁菁站在走廊里百无聊赖地踢一个客人落下来的烟头。

不一时,她身后的包厢又传来咿呀一声,乔菁菁回头望去,正好看见长身玉立的恒淮悄悄拉上门把手。

他伸出手指轻轻放到唇角,做了个“嘘”声。

乔菁菁笑了起来,无声问道:“你怎么也出来了?”

恒淮摆了摆手,脸上逐渐显现出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不说乔菁菁也知道,刚刚里头有个喝高了的老总,就坐在恒淮身边,想是认错了人,当着众人的面就在恒淮的大腿根掐了一把。

当时席上的人欲笑不笑,憋得着实辛苦。

乔菁菁就倚在走廊墙壁上跟恒淮聊天。

“你好点了没有?”乔菁菁意味深长地瞄准了恒淮的裤裆。

恒淮腿一抖,无语地看了她一眼,不自在地并拢了双腿,往后退了一退。

他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好了。”

海绵体组织轻微损伤,恒淮自己都不好意思跟医生说是怎么受的伤。

“那汤你喝到没有?”

恒淮的脸色格外精彩,乔菁菁为了表达歉意,包揽了全部医药费不说,还嘱咐助理每天给他送汤,记在乔菁菁的账上。

刚开始恒淮还老老实实地喝了,直到他在汤里吃到了牛鞭,一根极其粗壮的牛鞭……

乔菁菁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恒淮说着话,蓦然,恒淮神色一肃。

他那种怡然的神态全部收敛起来,恢复成那副端方的君子模样。

乔菁菁后知后觉地转过头,走廊里不知什么时候走来一群人。

基本上都是些J市财经新闻上能看见的老面孔,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是身着蔚蓝长裙的海瑟。

而被众星拱月围在当中的那人,正神色莫名地将视线投注二人身上。

乔菁菁的合法老公——顾江。

很快,他就发现这臭味居然是从自己的身上飘出来的。

顾江的脸有点僵,面无表情地拿了浴袍进浴室。

洗完澡后,他习惯性地张口想要叫人,然而别墅里头空空荡荡的,连个鬼影也不见,只有清晨的阳光透过鹅黄窗帘洒到沉式装修的茶几上。

他刚从N省回来,也没告诉许阿姨一声。

至于乔菁菁,以前她在的时候总是主动出现在他面前,从不用他开口去叫。

想起乔菁菁,顾江又蹙起那道眉,昨晚的事浮光掠影般从他脑海里划过。

不该喝那么多酒的,人前失态了。

他眉心锁痕更深。

然则事情已经发生,多思无益,他给海瑟打了一个电话。

“昨晚的事——”

海瑟跟随他多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你放心,顾总,昨晚绝对保密。”

顾江捏起额上细软的肉搓了下,“还有那个谁。”

海瑟会意,“恒淮,我知道,已经跟他的经纪人通过气了。”

顾江这才轻轻地“嗯”了声。

正要挂电话,话筒里却传出海瑟带着丝丝紧张的声音,“顾总,我能问一下,乔小姐她……”

顾江沉声道:“海瑟,不该问的别问。”

“对不起,顾总。”

“嘟嘟嘟——”

顾江放下电话。

满室寂然,空旷无声。

***

那些媒体人拿到红包以后还算守信,很快就撤了许多八卦乔菁菁跟恒淮的稿子。

这场风波总算安稳度过。

劫后余生的乔菁菁回到剧组以后拍的第一场戏就狠狠打了那些想要看她笑话的人的脸。

一条过。

躲在摄像机位后看监视器的导演脸色也有点复杂,他还记得,几天以前,同样的位置,用了眼药水的乔菁菁僵硬得连个哭的表情都摆不出来。

第二场戏,仍然是一遍过。

第三场戏,跟乔菁菁对戏的男主演忘词了,拍了三条过。

……

这一上午就在众人各怀鬼胎的心思中过去了。

烈日当空,骄阳如火,整个横店都慢慢被盒饭的味道所笼罩。

横店影视城里有很多个剧组同时在拍戏,《碧海青天》剧组最为财大气粗,租借了最大的场地。

剧组里的盒饭也是别的剧组不能比的,有肉有蛋有素,味道也还可以。

戏份重的演员比群演多了一瓶饮料跟一只大鸡腿。

乔菁菁那个隐形人男助理给她取来一份盒饭,她埋头就吃了起来。

味道一般,毕竟是盒饭。

乔菁菁上午吊了差不多俩小时的威亚,饿坏了,也就不在意味道了。

她咖位最大,而且比较喜欢清净,所以有专属的休息间。

其实也不只不过是用布围起来的,有个桌子椅子外加一台电风扇罢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81.番外(四)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