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

界藏

》>>

第四十五章 南疆猛兽 金鳞王者

第四十五章 南疆猛兽 金鳞王者

小说:界藏作者:黄叶地字数:4018更新时间:2020-01-18

  她语带生涩,眼眶含泪,显见心绪澎湃,萧参道:“伯父乃一世英豪,寻常人又能把他怎么样?妹子不要太担心。”青蝠和红蝠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九首牧王武功高深莫测,这万里南疆都是他的统御之地,莫说他本人,就是周边寻常的一头灵兽,也绝非寻常人能对付的了的。能把牧王居身之所毁坏成这个样子,还能全身而退,只怕这个对头来势大的惊人。他们久历江湖知道若非有重大干系,只怕没人肯冒险来捋这南疆之王的胡须。只是这件事毫无头绪,无从查起。猛然见到地上一串血迹,红蝠道:“姑娘,你看这血迹?”鲜于燕看时,只见那血迹通往内室,忙顺着痕迹寻找过去,那血渍点点滴滴落在黄色地板之上,黄红相间甚是显眼,几个人穿过内室来到屋后,只见一只翠羽鹦鹉倒在草丛中,那些血渍正是它留下的。鲜于燕惊呼一声“翠儿!”。伸手抱起,只是这鸟儿早已僵毙多时,浑身僵硬,两只鲜红的圆眼兀自睁大不肯闭上。她臂弯处的冰儿,似是觉察到了什么危险,从睡梦中醒来,吐着信子不住缠绕游动。便在这时众人只觉脚下的土地一松,一颗尖尖的大头冒了出来,众人忙往后跃,地面轰隆一声坍塌了下去,露出一个长约丈许的大洞,众人这才看清,那颗黑乎乎光秃秃的大头只是一只动物的鼻头,鼻头之后短髯横生,两只拳头大的血红眼睛晶莹发亮,盗洞挖通之后,那东西也不再躲藏,嗤啦啦一阵响动,从地底钻了出来,黄灿灿的鳞甲骤然生光。
  众人这才看清原来是一只特大号的金鳞穿山甲,头尾尖尖,中间鼓起,模样像一座金色小山。鲜于燕惊呼道:“金鳞穿甲兽!”萧参道:“怎么了。”鲜于燕道:“它是南疆穿山一族的头领,平日里胆小的很,今天怎么……”她话还没有说完,金鳞穿甲兽一声嘶吼冲了过来,几个人连忙避开,那穿甲兽却不罢休,将满是金鳞的尖尾一甩,朝着鲜于燕拦腰扫到,鲜于燕惊呼一声,萧参一惊,欲待出手相助,却见眼前白光一晃,一个巨大的身躯挡在鲜于燕身前,那身躯正是冰儿真身,它见主人危险,挣脱金符束缚,挡在鲜于燕身前。金鳞穿山兽钢铁般的尾巴砰地一声击在它的身上。冰儿被它的巨力打的吃痛,长“嘶”一声,张开血盆大口直咬下去。粗长的獠牙咬在金鳞之上,传出阵阵“嗤啦”之声,声音犹如兵刃相
  交,这一口竟然咬它不动。不过金鳞穿甲兽显然也不好过,将钢锥似的头颅仰起,“噫噫...”嘶叫,张开利口朝着冰蛇咬了过去,冰蛇向后一闪,躲过它的一击。金鳞穿甲兽瞪着血红的眼睛,扫视几人。冰蛇却也知道这个家伙不大好惹,吐着幽蓝的信子紧紧盯住它。“冰儿,冻住它。”鲜于燕高呼道,白蛇听到主人号令,一张大口,一股寒气“嘶”的喷向金鳞穿甲兽。穿甲兽却将身体一卷往旁一滚,冰儿寒气落空。萧参见这壮如小山的东西竟然如此机敏不仅暗暗惊奇,冰儿一击不中,连施几击,金鳞穿甲兽四处躲避,只不多时,本来不大的院落,已被冰儿的寒气冻得坚硬如铁。萧参知这类猛兽,愈是陷入绝境,愈要性命相博,这厮金甲护体,冰儿的钢牙尚不能伤它半点,就只怕这几个人也不能耐它几何,一旦它穷途末路发起疯来,几个人都要跟着遭殃,刚要提醒鲜于燕命冰儿休战,给这金鳞兽王一线逃跑之路。却见金鳞穿甲兽分开巨爪挖起洞来,冰儿的寒气早已把地面冻得坚硬如铁,却禁不起这厮左右开弓,只眨眼间便逃进地下,速度之快堪比土遁神术。几个人看得目瞪口呆,只有鲜于燕习以为常,只秀眉深簇思索着一件事,爹爹向来深爱这些奇兽,而这些王兽与爹爹向来“以礼相待”,井水不犯河水,今日这最温顺的金鳞穿甲兽怎的凶性大发?想到这南疆中那几只更加厉害的兽王,心头不禁噗噗直跳,爹爹本领虽高,若是他们一齐来找爹爹为难,那可不妙的很了。
  她的心思未尽,就觉脚下一软,心中陡惊,知道是那金鳞兽王不肯善罢,忙起身跃起,萧参三人也都纷纷跃上屋顶。白蛇身躯沉重,身下地面早已被掏空,噗通一声陷入大半,金鳞兽王嘶吼一声跃出地面来,见到白蛇被困,武动利爪朝它扑了过来。萧参知道再不阻止,白蛇必要重伤在它的铁爪之下,他自身功力虽然雄厚,但使用的法门却是些小巧精奇手段,对付这类庞然大物,一来力量弱,二来距离远,威能不到便挡不住这个大家伙。不及思索,大吼一声,体内元力汇聚到一起,集字金符成形,集字决威能大展,瞬时间便引动虚空,十丈之内的虚空灵气受到牵引汇聚而来。他这一招无相无形,只有习武之人觉察出身周异常才知他运功发力。哪知金鳞穿甲兽离得虽远,却似看到了什么仇恨之物,一声怪叫,抛开白蛇,朝着萧参直冲了过来。
  萧参心道来的好,先把你打一个跟斗再说。心里想着运力与掌,他虽初学金符掌,但一来他体内本就劲力浑厚,二来他天赋异禀,虽只用过几次,却早已深知其中精奥,这一掌打的甚是威猛。众人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这一掌之力竟然把这小山似的怪物阻的身形一滞,萧参心道好家伙,我全力施为竟然还打不倒你。金鳞穿甲兽受了这一击,更是暴怒非常,双眼泛起血红之色,略一迟滞,复又冲来。萧参身在楼上穿甲兽身形虽大,却不会飞,只将巨爪舞开,将木楼厅柱撕掳的木屑横飞,眨眼间便房倒屋塌,萧参见这家伙如此凶横,豪气陡生,运起金符掌力,一掌一掌打在它的金鳞之上,砰砰有声。青红两蝠见萧参将符掌无形元力使的犹如金铁实物,不仅骇然。只那金色怪物真是抗揍,受了他十几丈竟然丝毫不损,非但如此,越战越凶。
  它见萧参站在楼顶不肯下来,更是暴怒非常,只将高大的身躯撞向楼阁,任由粗重的巨柱在它身上碾来滚去。竟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鲜于燕一惊,高喊道:“萧大哥,不要再打了,这些王兽最是记仇,你惹恼了它,便是追到天涯海角它也不会与你善罢甘休。”萧参心中一动,心想,日后若是有这样一个大家伙时时潜伏地底偷袭,确实不是一件好事。他哈哈一笑,大声道:“大家伙,不打了,若有不周之处,还请见谅。”他也不管它听的懂听不懂,将身形往后一撤,退出战场,只待它撞的累了自然停下。哪知他这几句话全无效用,金鳞穿甲兽一对血红的小眼睛死死盯住萧参,他跃到东,它便撞到东,他跃到西它便撞到西,几十间木屋,不多时便被它毁的不成模样。萧参怒火又起,心想你这家伙真是小心眼儿的很,竟然不依不饶起来。
  运起右掌又待要砸,忽然噗嗤一笑,心道自己一个人怎的跟一头畜生叫起劲来,回头看到白蛇尚在挣扎,知道就留此处,鲜于家的基业全都会被这家伙毁去,回身见到不远处一座高山,山上树木郎琳,但缝隙之间依旧可见悬壁高崖,见到那山有了主意,往前一纵,跃到树上,再往前一纵又窜出数丈,他不会轻功,却力大无穷,便如一个大猴子般纵来纵去,在树巅游走,唯恐穿甲兽不肯跟来,还朝虚空猛击了几掌,穿甲兽见他“飞”走,抛开其他人,尾随在后紧追不舍,口中嘶吼连连,甚是可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第四十四章 神功隐忧 返身南疆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