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

索命刀

》>>

第十五章 天涯海阁(下)

第十五章 天涯海阁(下)

小说:索命刀作者:雨琛字数:4280更新时间:2020-01-18

“任公子既是米先生的朋友,也就是小女子的朋友……”

“我们不是朋友。”任我杀立即打断了紫衣少女的话,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声音冰冷如窗外的风雪,“我从不和女人做朋友。”

安柔一怔,粉脸绯红,艳如桃花,强颜笑道:“男人和女人也是可以做朋友的,任公子莫非在说笑话?”

“我从来都不会说笑话。”任我杀的声音依然很冷。

这个英俊而忧郁的少年,看起来绝不讨厌,说话却足以让每一个女人心碎,莫非他的心竟是用冰雪做的?安柔怔怔地站在那里,一时竟无言以对。

米珏立即轻咳几声,打破这种尴尬的气氛,笑道:“安姑娘,在下与任兄弟要好好大喝一场,不醉无归,如果再不上些酒菜来,在下就要啃掉‘天涯海阁’这块招牌了。”

“米先生,这一次就由小女子作东,无论两位想吃什么都没有关系。”安柔嫣然一笑,妙目一转,又看了任我杀一眼。

任我杀目光转向窗外,看着飘扬的飞雪,米珏暗暗好笑,缓缓说道:“安姑娘既出此言,莫非有何吩咐?”

“岂敢,只是有事相求而已。”

“莫非还是写字一事?看来在下若再推辞,可就让他人说是恃才傲物了。”

“米先生是答应了?”

米珏苦笑道:“在下还能拒绝吗?”

安柔开心地笑道:“小女子现在就去准备文房四宝。”

好酒!酒香扑鼻,沁人心脾。有好酒,自然不能没有可口的菜。

一碟芦花鱼,一只填鸭,一盘红烧狮子头,和一只脆皮炸子鸡,还有一碟爽口的酥油花生米。

安柔实在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居然连酒菜都可以安排得如此美妙。

米珏微笑着赞叹道:“安姑娘真是善解人意,像她这种既美丽又大方的女孩子已经越来越少了。”

“嗯!”任我杀淡淡地应了一声,从安柔出现到消失,他始终没有瞧过她一眼,仿佛在他看来,纵然是人间绝色,也远远不如美酒和朋友。

“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实在不该抛头露面出来做生意。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整天与客人周旋,岂非很危险?”

“如果这个女孩子懂得武功,她的处境就比别人更安全。”

“只可惜安姑娘只是个很普通、正正当当的生意人。”

“米兄认为她不会武功?”

“她本来就是个娇柔小女子。”

“我看未必。”任我杀摇头道,“有一种人,天生就善于隐藏,善于伪装,无论他扮成什么,都绝不会被别人轻易识破。”

“譬如东瀛的忍术,或者我们中土的易容术,是么?”

“东瀛的忍术我不了解,易容之术也只是改头换面的技巧而已,我说的这种功夫才是真正高深莫测。如果一个人的内功已有足够的火候,就可以做到深藏不露。”

“这是你的猜测?”

“我看得出来。”

“你从哪一点可以看出来?”

“她的手。”

“她的手?”米珏奇道,“她的手有什么不同?”

“她的手也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比别的女孩子的手稍稍厚些,而且还没有留指甲。”

米珏笑道:“原来你对她也并非毫无兴趣,对她的观察居然比我还仔细。”

这是一句玩笑话,但对于任我杀来说,却一点也不好笑。

“女孩子通常都喜欢留手指甲,而她没有,这就说明了一件事。”他缓缓伸出手,“你看我的手。”

这只手白皙洁净,手指修长,每一根手指的指甲都修剪得很整齐。

米珏伸手捏了捏这只手的掌心,笑道:“你想证明什么?”

“我有一种感觉,她练的是刀法,而且还是双刀。因为用刀的人如果留着指甲,就会影响手掌握刀的力量,手掌稍厚,那是经常抓刀的原故。”

米珏沉吟着道:“也许她用的是剑,练剑的方法和原则,岂非也和练刀一样?”

任我杀摇头道:“不,她用刀,绝对是双刀。使剑和使刀虽然没什么两样,但还是有分别的,唯一不同的就是手腕和手臂之间的差异。”

这一次米珏终于明白了,缓缓道:“剑走轻灵,所以力量在于手腕;而刀的使用一般都不离斩、砍、劈、斫这些动作,所以力量在于手臂。”

任我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问道:“米兄,在这里做事的莫非全都是女人?”

“所以这地方才特别,特别的可爱。”米珏笑得很愉快。

“她们的老板也是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米珏摇头道:“一个神秘的女人,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

“你有没有见过她?”

“见过她的人很少。”

“一群女人居然可以把这里的生意经营得如此红火,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本来我也奇怪,但后来改变了想法。‘天涯海阁’这个地方,是一块风水宝地,不仅江湖上的朋友要给一点面子,就连官府都要为它撑腰。”

“如果连官府都不敢动它,那么这个老板娘岂非更不简单?”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我从未见过她,关于她的事情,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有时候,有些事如果知道的太多了,反而会更无趣,更不开心。”

米珏笑了笑,“小兄弟,你岂非也是个神秘的人?交一个朋友,又何必非要知道他的过去,了解他的一切?”

任我杀沉默半晌,缓缓道:“米兄,面对如此美味佳肴,何必为了他人之事而大煞风景?来,我敬你一杯!”

酒逢知己千杯少!斟酒,举杯;举杯,斟酒。

酒香飘溢中,忽然“蹬、蹬、蹬”一阵声响,有人走上楼来——六个人,四个男人,两个女人。

四个男人一人一个模样,当先一人黄麻短衫,多耳麻鞋,左耳上悬着一个碗大的金环,满头乱发竟是赤红色的,火焰般披散在肩上。

第二个人的衣着装扮就比他斯文多了,青色劲衣,青帕包头,虽然长得并不好看,但怎么看都比第一人舒服。

第三个人却是一个赤着上身的虬髯大汉,一身黑肉就像铁打的,如此寒冷的天气,他敞开的胸膛竟似热气腾腾。

第四个人就让人觉得顺眼多了,是一个蓝衫白裤、面容清秀的中年文士,神情仿佛相当悠闲,但一双眸子却闪着精光。

这四个男人身上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都背着一把长刀。

最吸引人的是那两个女人。无论是谁,看到这两个女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

“天涯海角”的少女们也很美,但这两个女人却更成熟,不仅风姿绰约,还很懂得打扮。

会打扮的女人并不一定浓妆艳抹。左边那个女人好像天生就完全不用脂粉,可她的脸却依然白皙滑嫩,吹弹可破。

她穿得也很考究,一件紧身的墨绿衫子,配着一条曳地的百折湘裙,不但质料高贵,手工.精致,颜色也配得很好。穿衣服也是一种学问,要懂得这门学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显然是这行的行家,她的体态本来有些丰.满,但穿上这身衣服,恰好勾勒出她本身的线条,掩盖了稍嫌多余的突出。

她看来显然已经不再年轻,却显得更成熟。这种年龄的女人,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花,风韵最是撩人。

站在这个中年美妇身边的那个女人,年纪明显年轻许多,正值花信年华。

如果中年美妇是个优雅的贵妇,那么她就是妖艳的荡.妇。正是风寒雪冷的季节,她居然穿得很少。

对于男人,她显然非常了解,很懂得男人的心理,知道男人最喜欢女人穿衣服最好不要太多。

她现在就只穿着一袭很单薄又很柔软的红色绸衣,还故意掀开胸前的衣襟,半遮半掩,露出一段雪颈和一片如雪的酥xiong。她的xiong膛成熟而饱man,她的腰肢纤细而灵动,尤其是她的腿……这是两条绝对美丽的腿,修长、挺拔,多一分则太肥,少一分却又嫌太瘦。

她的体态轻盈,风情万种,眼波顾盼之间,令男人勾魂夺魄。

这样两个美丽而成熟的女人,跟四个奇装异服、打扮怪异的男人站在一起,显然格格不入,怪异而奇诡。

这六人似乎并不想引起太多的是非,彼此间绝不交谈,纷纷落座。他们的出现,虽然还是引起了骚.动,但很快就停止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第十五章天涯海阁(上)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