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

套路之外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小说:套路之外作者:凡庶字数:5487更新时间:2020-01-18

我手中攥着装满安眠药片的药瓶,拇指在瓶身上摩挲,我知道某一天它会派上用场,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李肆错了,整件事情不是他说的暴风雪山庄似的套路,而在套路之外。

我机关算尽,然而事情并没有朝我预料的方向发展。将殷婷婷的死伪造成意外事故被识破了,这本在我意料之中。但事情的走向却将方皓推向了风口浪尖,这完全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方皓替我扛下了所有罪恶,他愿意付出这个代价,他向我表达了他的心。但若他无自由,我也生无可恋。我无法收手,我总不能在付艺高这辈子无休止的勒索中苟活下去,我一定得再冒一次险。

我十分后悔毫无顾忌地将u盘插在书房的电脑上,那里面记录着我和方皓在大学亲密无间的点点滴滴。付艺高轻松取得了要挟我和方皓的筹码。

我眼睛冷冷地落在桌上摆放的那个相框上——“我准备向他提出一个他不可能拒绝的条件。”这暗示太明显不过了。幸好我和方皓商议决定不追究他两百万的事情,才成功稳住了他。他现在一定很后悔知道我和方皓的秘密吧,他也许至死也不会相信我程熠杰会如此心狠手辣。

我深知,只要李肆一得知付艺高的死讯,我的一切罪恶将无所遁形。但是我已经不在乎了。我不能让方皓终生身陷囹圄,我应该来承担这一切。什么结果都不重要,只要我们确信深爱彼此。

当我决定结束漂泊来到这座城市时,我就知道我们的爱情会余烬复燃,并且冲破一切束缚。他将我安排进公司,然后再提成总经理助理,以便与我朝夕相处。然而,我还是不满足,我无法忍受方皓受到一点儿委屈和酸楚。

他的婚姻并不幸福。我给他展示了我当初得知他结婚消息时割腕自杀留下的伤痕,我告诉我放弃了稳定体面的工作和正常人的婚姻生活。他对我为爱疯狂付出的举动痛哭流涕,答应我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也要和我在一起。

不过我完全等不起、耗不来,方皓什么都好,就是做事太讲究程序和规则。我下定了决心,我得自己动手来解决这一切。

七月七日七夕节,是个好日子。我邀请到相关的人来参加晚宴。舒小美姐弟本是七月十八日的生日,我也借口将他们请了来,幸好李肆和柳颖没怀疑到这一点。狂风四起、暴雨倾盆,我心中暗喜,天助我也。我要将大家集中到别墅,然后在别墅中勒死殷婷婷,来一个七颠八倒,让警察无从查起。我打电话力邀殷婷婷晚上回家,她毫不犹疑地答应了。

我早就准备了一条绳索放在书房中,准备趁大家喝得东倒西歪的时候将殷婷婷骗入书房勒死她。

殷天毅想要找姐姐托关系走后门、付艺高想要盗取合同、舒小华与殷婷婷有奸情、满雯和殷婷婷都深爱方皓,人人都心怀鬼胎,我暗中谋划着,时机、环境、情势、关系都恰到好处,只等殷婷婷推门回家。

万万没想到的是,舒小华竟然趁着酒劲与殷婷婷做了爱,还闷闷不乐地提早离开了。随着满雯、殷天毅的相继离开,我知道一切谋划都落空了。我当时恨不得掐死舒小华。

绳索挂在光秃秃的衣帽架上实在有些突兀显眼,意外的是,当我想回书房将绳索藏起来的时候,却发现它不见了。我细细找寻了一番,发现绳索被绑缚在了阳台的栏杆上,付艺高今晚半夜将有所行动,我计上心头,事情还有转机,我不能放弃。想了十多分钟,我终于有方案了,虽然比较冒险,但会更加扑朔迷离。

方皓向殷婷婷再提离婚,殷婷婷照例依旧不答应,双方开始相互指责谩骂。

最后当我指出方皓和我才是真爱时,殷婷婷傻眼了。她大骂我们是同性恋,还威胁着要将我们的事情公之于众,让方皓形象扫地、前程尽毁。方皓丧失了理智,他大叫着他不在乎,还当着殷婷婷的面和我拥吻了一阵。

他们都表现得很好,我就是要让场面失控,我就是要把殷婷婷弄出房门。果然,她哭叫着打了情人的电话出了门。我装作关心似的送伞追了上去。

舒小美被惊醒了。我将她推回屋中,她很听我的话。

殷婷婷哭泣着冒雨往大路上走,我紧跟在后面,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她拖往李叔房子左侧的香樟小路边,这边背光。她根本无法挣扎,也无法喊叫。遭了,我身上竟然没有凶器。但我不能松手,事情已经做到这一步了。

裤袋里钥匙的响动提醒了我。我右手掏出钥匙,狠命地将钥匙插入了她的脖子,我狠狠地连插了十多次,直到殷婷婷再也不动。我十分小心地不让大量鲜血粘在我的身上。我将殷婷婷的尸体摆好,脖子上的伤口裸露在外。我累得气喘吁吁,心跳加速。环顾四周,漆黑一片,只有如注的大雨。串串和可乐正坐在屋檐下,它们的眼睛在暗夜中闪动着迷茫。

我回到家中,特意敲门确认舒小美有没有发现我的秘密,她果然没有。然后我小心地回到浴室,很好,大雨冲刷后全身上下几乎没有血迹。我脱光衣裤,好好地冲洗一番,然后回到卧室,站在窗边,等待付艺高出现。

果然,一点左右的时候,紧裹着雨衣的付艺高出现了。我故意再次到洗手间洗漱,完毕后打开方皓的房门。方皓正茫然地躺在床上,我走进去抱紧他,深深地吻了他一下,他热烈地回应我。“没事了。明天一切就都好了。”我温柔地安顿他睡下。

我故意在门口大声跟方皓道晚安,我知道付艺高会偷偷观察。我要给他展示我和方皓都在家,整夜都没离开过。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付艺高正忙得不亦乐乎,差不多了。我一手拿着望远镜,一手拿着强光手电,在殷婷婷的尸体上晃动。我曾经跟我父亲一起捕猎过,学会了这个技巧。刚来这里时我长期夜跑也曾经训练过串串和可乐如何攻击光照指定的位置。

一切都太简单了。只是串串和可乐的咆哮声太让人恐惧,楼下书房中的付艺高肯定吓得够呛。我当时还暗自好笑地想。

后面的事情无需操心了。明早,我会跟大家一样茫然地出现在案发现场,没有人会怀疑我。我安心地睡着了,我梦到我和方皓大学时的甜蜜日子。

七月八日早上发现尸体后,舒小美先惊慌地去了现场,我故意磨磨蹭蹭地跟在后面,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而随后到来的方皓应该是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发现我的表不在手腕上了。

他一定是立即回屋将自己的手表放在了我的床头柜上。我们的手表是大学时一起买的,一模一样。

我容易冲动、做事决绝,每次都让他来兜底,这次依然如此。而我竟然对此一无所知,还以为骗过了所有人。那天下午,秘书赶在方皓上车前提上一个小纸袋子时,我就应该多想想,或许就会猜到他重新买了一块手表。

当李叔说他捡到重要物证时,我绞尽脑汁也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最终当我打开盒子知道是我的手表时,我才发觉一切都是方皓在我身后默默地承担一切,将嫌疑往自己身上揽。我想找方皓商量,但几乎没有时间,李肆和柳颖都盯得很紧。

我得当机立断。我趁李叔上楼时,便追上去推倒了他。他至死也不会想到我会对他下毒手。我当时很痛苦,几乎瘫软在地。

我故意将汽车上的时间往回调了半小时,到高速上的时候,实际已经将近三点了。我借口回公司拿公文包,让小刘做我的时间证人。随即趁着他上楼帮我去公文包的时候,将时间调了回来。因此发布会都即将开场,我才慌慌张张地赶到现场。

方皓知道是我杀害的李叔,但我别无选择。他依旧在默默地想对策,于是让我回家将所有物证都先毁灭掉。当我回到家里时,一切都晚了。舒小美没有发现手表,倒是发现了我的望远镜和强光手电。我曾经给她讲过利用利用强光手电捕猎的事情。我看到她神色慌张地从我的卧室中走出来。在我严厉无情的目光中,她彻底暴露,于是慌不择路地往外跑。

我必须得阻止她。舒小美对我有好感,等我抓住她,苦苦哀求,她一定不会将我供出去。方皓却驾车赶到,撞死了她。舒小美因此而死,让我肝肠寸断。

我只是想跟方皓安安静静、踏踏实实地呆在一起,这一个小小的愿望,却花费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来换取,结果还不遂人愿。

付艺高死去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李肆和柳颖竟然还没来找我。这事会不会就这样过去了?千万不要。我要将方皓换出来,我注定必将失去他,那我就不在乎还将失去什么了。

当我正在回想的时候,我听到办公室外走廊上喧闹的脚步声。“我们是警察!请问程熠杰在办公室吗?”柳颖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打开药瓶,坦然地将所有药都倒入了口中,利用杯中的水冲入胃中。

(尾声)

柳颖带着一大群警察冲了进来,李肆衣着光鲜地陪在她侧。我木然地坐在办公椅内。

相框摆在办公桌上很显然的位置。李肆走近来,拿起来仔细端详,然后翻了过来,“果然如此。”他自言自语地点点头大声说道。

柳颖随即询问了我几个问题,我充耳不闻,我脑袋昏昏沉沉,眼皮发沉,想要睡过去。

警察在我的办公室内四处走动,随意翻找无关的东西。我双脚像注了铅一样,双手摊在两侧,呼吸变得有些吃力。

“不对劲。”李肆叫道,他冲了过来,打开抽屉,发现了里面的空药瓶。

“程熠杰、程熠杰!”柳颖立即过来拍打我的脸。我的触觉也逐渐流失,我的眼前人影逐渐模糊,但却感觉到火热的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我竭尽全力地张嘴说话,柳颖见状将耳朵凑了过来。

“爱上什么人,不是我们自己能够选择的。”我说。

眼前出现了白茫茫的一片光。

那是春光明媚、草长莺飞的三月,在大学的足球场上,头上天空湛蓝,脚下绿草如茵。

“你好,我叫程熠杰。”我朝他伸出手,“熠熠生辉的熠,人杰地灵的杰。”

“你好。”方皓热情地伸手握住我,他的手温暖柔软,“我叫方皓,秋高气爽、皓月当空的皓。”

他微笑露出的牙齿洁白无瑕,如钻石般闪耀;他的眼睛清澈如水,里面荡漾着整个天堂。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第二十二章 庆功宴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