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免费全本小说网>>《

一百零八个高手

》>>

第十一章 中毒

第十一章 中毒

小说:一百零八个高手作者:雨中愁字数:3795更新时间:2020-01-18

“哦!”如松指着曾经当过乞丐的公孙彦风,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你就是那个,那个……这个,你不会死了么?你不会是鬼魂吧?”

虽然二十一世纪的学文化的大好青年,不应该相信鬼魂之类的东西,但是随着人们思想的进步,有些你没见过的东西不能说不存在。所以从“一切都需要怀疑”的科学态度来说,这个名叫彦风的乞丐是个鬼魂,也不能说完全是妄断。

“恩公,我是真人,是活人,不信,你可以摸一下或掐一下我啊。要知道,鬼魂的身体是凉的,而且也可能不存在肉身。”彦风伸出胳膊说。

如松点点头,表示赞同,于是他掐了掐,发生一声“哎呦”,原来,他掐的是自己。

“恩公,是掐我,不是掐你。”

“哦哦,我主要是看看自己是不是醒着。”如松说。

如松掐了掐彦风,表示他的确是个活人。

“当时,你明明是没气了,怎么会活过来了?”如松问。

“恩公,能先让我坐下说话吗?我这几天一直在寻找你,饭都没吃饱。”

“轻便。”

彦风拿了一个圆形四足凳坐了,然后说,“这事说来话长,我们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从这里出去。”说完,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外面。

“那好,问题是,你是从哪里进来的?我们又如何出去?”

“从地道里出去。”

“地道?地道在哪里?我怎么不知道这里还有地道呢?”

“地道当然是我挖的,当然,还有其他人帮忙。”

“地道在哪里?”

“就在柴房。”

如松听见说有柴房,赶紧起来,不过他感觉胸口还是很疼,忍不住叫了一声。

“恩公,怎么了?”

“我被那个小贱人——那个美女帮的帮主,被她打伤了。”

“嗯?”如松突然感觉握着彦风的手臂上传来内力,那股内力传到他身体里,让他感觉身体舒服得要命。

“恩公,你感觉怎么样?”彦风问。

“很舒服,你这内力是怎么来的?”如松问道。他之前并没有感觉彦风身体上有什么内力啊。

“这个,说来话长,我们还是以后再说吧。”

如松也不再废话,站起来就跟彦风出去了。他此时的身体并未完全恢复,但是已经非常有劲了。

“恩公,你要做什么去?柴房在那边。”两人顺着墙根走着,看到有人,就躲在墙角等处。不过所幸晚上那些人对周围的环境不闻不问,只是例行公事地来回走走。他们要去柴房的话,还要经过盼春所在的一个庭院。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长得可爱俏皮的丫鬟?”

“可爱俏皮?这个?”彦风感觉这位恩公问得没头没脑的。

“哎,我是在找一个丫鬟。”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找丫鬟?”

“哎,在你眼里是丫鬟,在我眼里,就是未过门的媳妇。”

“原来是恩公的夫人,在下一定会救出来。不过我们现在应该先出去,然后我一个人来救恩公的夫人。这样,更方便些。”

如松想了想,觉得自己现在有内伤,靠彦风一个人想把两个人都救出去,不是很现实。于是咬牙说道,“那好,我们先出去吧。”

两人经过盼春所在庭院的时候,轻手轻脚。彦风干脆背起如松,然后施展起轻功来,就像御风而起一般。两人轻易地就过去了。如风感觉,这小子定是遇到高人了。

他们很顺利地从柴房的地道里跑了出去,出口在一个没人住的农家小院里。当两人爬出出口后,彦风拿出火摺子,吹了一下,让火摺变得更亮。

“咦?”此时,彦风看到地上有一本书,于是他借着火摺子的光俯身去捡,“这好像是从恩公身上掉出来的一本书啊。”

如松从彦风手中夺过那本书,好像生怕他不给似的,“这本书不是在盼春那里吗?怎么会跑到我怀里?”

他又把彦风手中的火摺子拿了过来,借着火光,翻了翻书,从里面翻出一张纸,纸上有一些字,是用毛笔写的,“如松,这本书还你了。我知道你会逃走的,所以在你的酒杯里下了毒……”

“下了毒?”如松惊叫一声,然后继续看。

“如松,你不用害怕,给你下的毒并不会要了你的命,这毒只会在每日午时发作一会儿,不碍事的。我给你下毒的用意,其实就是想让你想着奴家。人家既然都跟你那样了,这辈子肯定非你不嫁。还有,你的晴儿,你也不来找了……你不用害怕,我没杀她,她还是当她的丫鬟。什么时候你肯来了,我们就办婚事,然后晴儿就当你的小妾。”

如松是一边骂着一边看这些字的,弄得旁边的彦风摸不着头脑。

他看完后,吓出一身冷汗来,“原来这一切都在这小贱人的预料之中,怪不得我们出来的那么顺利呢。她是什么时候给我下的毒,这本书又是什么时候还给我的?天哪!幸亏她还是爱我,否则我小命早被她取了去。”

不过他也在想,人家毕竟是高手名单上排名第十的高手,没点本事,怎么成为高手?

至于对方是否爱自己,还是以爱为名追查武功秘籍,他就不敢兴趣了。他的目标是藏宝图,而不是武功秘籍,如果美人喜欢,那就赠美人。

可是盼春提到的给他下毒的事,让他感觉很害怕。这几日的中午,开始的时候,他肚里的确会有一丝疼痛,到后来就不是一丝疼痛了,而是很疼。本来他以为是自己吃了让胃不舒服的东西,没想到竟然是自己中毒了。

“真是最毒妇人心!”如松想。

“恩公,你这是怎么了?我看你脸色非常难看。”

“这小贱人给我下毒了。”

“下毒?什么毒?”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这小贱人说,这毒不会让我死去。”

“恩公,我们现在先进屋吃点东西再说吧,这下毒的事,我们慢慢寻找毒药。”

如松这才看了看周围,发现这是个农家小院,“好。不过,你不要叫我恩公了。我叫张如松,你叫张哥,或者松哥,都行。”

“那行,我就叫你松哥吧。”

两人一起进了屋里。

彦风点了一盏油灯,让屋里的东西渐渐有了轮廓。屋顶是横七竖八的房梁,周围都是些破锅铜铁之类的,还有农家用具,锄头之类的。

“这是什么地方?”如松问。

“这是一个没人住的农家小院。我走到这里,本来打算找户人家借住呢,但是发现这里没人住。现在正值乱世,虽然农民起义没有迁延到这里,但是这里也并非太平,各种流氓地痞横行,还有贪官污吏对百姓的敲诈勒索,让百姓活不下去。”说到这里,彦风的声音有点不正常。

“所以,有的百姓因为混不下去,去远走他乡,或者投靠义军,也是有的。所以会有空下来很久没人住的房子。”

“原来是这样。”如松拿起一把椅子,看了看,不放心地吹了吹,结果吹出一层土,弄得他不停地挥手。彦风此时递过来一个还算干净的布让他擦。

“你原来叫我恩公恩公的,我就不明白,我对你施过恩惠吗?”如松问,“就算我给了你几两碎银,但那只是对乞丐的一种救济,压根谈不上什么恩惠。”他本来打算说施舍,但一想这么说是对对方的不尊重,于是换了个词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第十章 公孙彦风 返回书页 第十二章 鸡声茅店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