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匿名 2020-08-03 12:13:19 1

引导语:心存善良,心存感激,何处不是天堂。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用你的微笑,活出无人能比的骄傲。

那一年,有人质疑杭州图书馆让乞丐和拾荒者进入,是对其他读者的不尊重,馆长的话掷地有声:“我无权拒绝乞丐和拾荒者入内,但您有权选择离开。”那时,有一位拾荒老人,每次进入图书馆,必定会洗干净双手,他解释说:“不要把书弄花了。”

距离暖心的洗手一幕才刚过一年,2015年12月13日,77岁的拾荒老人离世。当他的遗物一一曝光,人们才惊觉,他拾荒的真正目的。

老人叫韦思浩,是一位退休高中教师。1999年,中学一级教师韦思浩从杭州夏衍中学退休,每月拿5600元的退休金。退休后的他却成了让不少人避之不及的拾荒者,16年来过着清贫的生活。他的钱,都去哪儿了?

摁下时光的回放键,回到老人的年轻时代。那时的韦思浩就读于杭州大学中文系,一边打工一边学习。忽一日,因为家人的牵连,他被打成右派,猝然结束大学生活,回到东阳老家。曾经的东阳才子,成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那双握惯了纸笔的手,从此扛起锄头,其中的痛苦煎熬只能默默承受。

平反之后,韦思浩成了一名人民教师,而心里的结从此如影随形:自己还能借平反的机会跟命运一搏,而那些没钱读书的寒门学子,谁来给他们跟命运一搏的机会?一个想法在心里萌芽:助学圆梦。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朋友听,朋友却轻描淡写地把话题一带而过。他理解,都是一贫如洗的家境,谁还有余钱帮助别人。性子倔的韦思浩并不因为朋友的无动于衷而泄气。 www.socitys.cn

1994年,他把自己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三百多元钱,捐了出去。此后,捐款成了他的教师工作之外必做的功课,数目一年年上涨。所有的捐款,他都用化名“魏丁兆”。他的善举,不为人知。在同事眼中,穿中山装的韦思浩是个怪人,不苟言笑,难以接近;而学生眼中的韦老师,性格古板,迂腐耿介,但古文造诣深厚,对其他功课也门门清。没人知道,看上去不好相处的韦老师,有一颗善良柔软的心。

话不多的他,更专注于身体力行。每月5600元的退休工资,尽数捐出。单位分的房,他拒绝装修,不想浪费。80平方米的家,还是毛坯模样。一张旧木板床,一个塞满了书的书柜,就是全部的家当。

拾荒是他退休后的新“工作”。一根长竹竿不离手,上面挑着三两个装着瓶瓶罐罐的购物袋。穿一件洗得失了本色的橘色上衣,脚上是一双沾了泥点的白色运动鞋。他曾被小区门卫拦住:“天晚了,就别进去捡垃圾了。”他笑着解释:“我住这里。”

老人唯一的爱好,是去杭州图书馆看书,每周去三次,一待就到闭馆。图书馆并没有规定,但老人还是坚持看书前洗手。很多时候,他流连在时政和历史类书架前,也曾翻找医书为自己医治腿疾。他看书凑得极近,神情专注。

车祸来得猝不及防。就在他家小区门外的斑马线上,阴雨里踽踽而行的他,没能避开那辆疾驰而来的出租车。医院的全力救治,终究无力阻止器官衰竭。2015年12月13日,老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在外地的三个女儿赶了回来,在父亲一贫如洗的家里,翻出了意想不到的遗物:十几张捐资助学证书,上面的数额,从1994年的三四百元,到最近的四五千元;还有信件,全是被救助的学生写来的,表达谢意。这其中,一份遗体捐赠志愿表赫然在目,上面显示的签署时间是十几年前。女儿们泪如雨下,她们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暗暗资助寒门学子几十年。

老人走了,被拾荒掩埋的秘密才公之于众。无数人泪流满面,都说他只是长驻另一家“图书馆”,因为“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在那里,韦老师该是这样的:他摇头晃脑,用抑扬顿挫的语调,读着喜爱的古文,面容专注,神情灿烂。那是他当年,在讲台上,为无数学子授业解惑的模样。

[来源:搜城文学网 https://www.socitys.cn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