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大事不好了

匿名 2020-08-03 15:47:26 1

引导语:暖心。

这下大事不好了

一月的末尾,我一边背起双肩包打算出门,一边往嘴里塞着牛角面包,前脚刚刚踏出房门口,便收到了前任室友的短信,喂,曾良,我来找你啊!

没空!我铿锵有力地回复道。

别那么绝情嘛,夺命连环短信一条接一条地追来,我马上就到了啊,马上,马上,你在家吗?你一会就能看见我啦!

我要去学校了……我满头黑线地站在街边发短信,还没打完,一个气喘吁吁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将我堵了个结结实实,“呐!给你!我要回去过年了!”一个笼子突然出现了在我手里,“哦哦,还有这个,猫粮!”一小袋快要见底的猫粮也出现了在我手里。

“你赶紧去上学吧!”我的前任室友满脸轻松地擦了擦手,一边往回走一边愉快地冲我挥着手,“再见~再见~我亲爱的朋友~再见啦~一个月后我来接它!”

什……什么……

我脑海中一片空白,茫然地在街头站了约有三十秒钟,直至目送室友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道的拐角,我才想到将手里的笼子举起来,正面对着自己,里面一张好像刚刚挖过煤的毛茸茸的脸也凑过来看着我。

咦,一只暹罗……

于是我又只好不辞辛苦地将它和它的笼子与猫粮提回去,回到屋子里一开猫箱,这只暹罗立刻就像撒泼的猴子,哦,不对,是脱缰的野马一般气势如虹、势如破竹地飞窜到我的床上,随后又马不停蹄地拱到枕头底下,微微露出那张挖过煤的脸,圆溜溜的眼睛鸡贼地看着我。

你干什么,你出来,你洗过澡了伐?我忧心忡忡地问道,它继续看着我,并没有回答,我将快要见底的猫粮递过去,露出虚假的微笑,和颜悦色道,旁友,啊要吃猫粮啊?

但是,这位挖煤的朋友并没有上当,我也只好悻悻然地扔下它去上课了。

傍晚,我抱着一大袋子猫粮,拎着一大袋子猫砂,带着两位好奇心不输猫的女同学一起回家了,咪咪、咪咪她们探头探脑地呼喊道。

嗯,它有一点怕生,所以……我解释的话还未说完,这位挖煤的朋友迅雷不及掩耳地从枕头底下窜了出来,一个劈叉躺倒在地,四脚朝天翻开肚皮,短小的四肢拍打着空气,嚷道,摸摸摸摸摸摸摸摸……

于是两个女同学便啧啧称奇地摸了起来,真实不怕生啊,真是亲人啊……她们这样赞叹着。

啊……明明刚刚对我不是这样的……啊,旁友,这个世界上怎么有你这么不要脸的猫的啊!哪个猫第一次见人就翻开肚皮让人家摸啊!猫,我是见得多了,跟猫相处我是身经百战了,你老实说,你到底是不是一只猫。

但此刻没有人关心我的内心独白,大家都围着猫,刚挖过煤的朋友,毛茸茸的四肢在空气中胡乱扑腾,嘴里还在念叨着,摸摸摸摸摸摸摸摸……

于是大家就摸得更起劲了,一连摸了半小时,女同学们才恋恋不舍地走掉,还不忘回头对这位旁友说道,有空再来看你啊!

都没有人有空来看我的!真是气死人了!

女同学走了后,场面有点尴尬,猫也不再躺着了,一个咕噜翻了起来,看着我,我们对视了半响,它又躺了下去,说道,那你也摸摸……

不摸!我冷酷地拒绝了它,说完扭头就走,猫小跑几步,横在我面前,摸摸摸摸……一叠声地喊道。

好吧,既然你那么坚持,我就勉为其难地蹲下摸了起来,毛茸茸的肚皮翻滚扭动着,配合地发出“咕噜咕噜”声,怎么那么容易开心……我简直要满头黑线了,我家的小葡萄,一个月不一定能“咕噜”一次,因为是虎斑猫的缘故,额头上的深棕色花纹看起来像邹起来的川字眉,彷佛永远在严肃地生气。

这位挖煤的朋友原来在家,坐拥两个豪华猫树,从这个睡到那个,好不惬意,可是到了我这儿,除了地面,它不能找到任何平坦的地方来睡觉。

在它疯狂乱窜到凌晨三点后,我终于忍不住了,指着被子上说道,你睡被子上,我家扣肉可喜欢睡被子上了,我不是你家扣肉!它不满道。于是我拉开被窝一角,那你睡我边上,我家小葡萄可喜欢睡我边上了,我也不是你家小葡萄!它嚷嚷道。

哦,这样啊,那你继续去挖煤吧,说着我就躺下了,再也不想理它。

一会猫砂里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啊,猫砂盆放在房间里,真是一种酷刑,可是凌晨,我不想马上起来理猫砂,猫翔的气味渐渐笼罩在整个房间,一会,一个猫窜到我肩膀上,用力拍打着我,喊道,起来起来,铲屎去!

我不去,你不要拍我,你怎么那么暴力,我家扣肉以前最多只是打我几巴掌而已,我刚说完,这只猫迅雷不及掩耳地扇了我三个巴掌!

有毛病啊!我的意思不是叫你打我!我腾地一下从床上竖起来,对着猫怒目而视,猫跳到地上,也对我怒目而视,慢慢地它的脑袋蹭到地上,开始左右晃动起来,啊,我有一种不好的预……啊啊啊啊,你放开我!

猫一个飞扑窜上来抱着我的脑袋开始拼命殴打,铲屎铲屎铲屎……同时高声叫嚷道。

于是凌晨三点半,我,一个屈辱的人类,在微弱的灯光下铲屎,眼角含泪,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

几天后,它在房东留下的电子琴的箱子上发现了新的乐趣,慢慢地将这个箱子咬出一个缺口来,尔后将这些小纸片一片片叼到水碗里,每天早上我起来,等着我的都是一大碗纸箱碎片浆糊汤,这位朋友横在地上,滚来滚去,喊道,口渴,要喝水水……

你妹!我瞪它一眼,将浆糊倒了去换新水,回来后,我点着它的脑袋,警告道,下次,你再敢把纸片叼到水碗里,我就会给你点颜色看看的。

这位朋友不以为意地白了我一眼,喝水去了。

第二天,水碗里出现了我的钢笔,我刚花了8欧配的笔头已经被它咬的翘了起来,而这位朋友呢,趴在一边,露出一副,请君欣赏的表情来。

你过来,我冲它招了招手,它不过来,你过来,我又喊道,我们友好地谈一谈,猫这才抖了抖爪子走了过来,它刚走过了,我便摁住它,奸笑道,如果你真的这样想,那你就错了!然后以拍皮球的频率将它揍了一顿。

猫哇啦哇啦乱叫,虐猫啊,救命啊,动保组织在哪里啊……

我一松手,它就窜到房间的另一头去,回过头来看着我,脸慢慢皱起来,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哼!”来,哎哟,哎哟哟,了不起了,一只猫,会哼我!

来劲了,生气了,没地方可以去,一个人,啊不,一个猫发狠劲跑到猫砂盆里去待着了,趴在那里,搞得很有安全感一样。

过了半小时,还不肯出来,我蹲在猫砂盆前,拉了拉它的前爪,好嘞,旁友,别生气了,出来吧。

哼,它把爪子拿开不理我。

我又拿了一根猫肉条过去,吃肉条伐?

不吃!

于是我把肉条拿走了,一会猫就跑了出来,肉条呢?我要闻闻,我不吃。

我把肉条举过去,猫嗅了嗅,那张彷佛刚刚挖过煤的脸,露出了一种幸福的表情,舔了起来,很快咬住不肯松口了,两秒钟!半根吃完了!

唉唉,你不是不吃吗?我提醒道。

我不吃啊,我就是磨牙!你把我当成什么猫了?要是这玩意掉在地上你看我吃不吃,说话间肉条掉在了地方,猫赶紧低下头去叼肉条,哎哟,叼的那个吃力啊,足足舔了七八秒才将肉条舔到嘴里去,一抬头愣住了,肉条还在嘴里,百口莫辩。(哲理故事大全 www.socitys.cn)

马上就恼羞成怒了啊,这位朋友,半人立起来,将肉条三两下吞下去,毛茸茸的短手在空气里气愤地挥舞着,嚷道,我告诉你,你不要整天就想着搞点事情出来,好将我大肆批评一番!肉条,我是吃得多了,我哪种肉条没有吃过?

说完一个猫发狠劲了,又回猫砂盆里去了,趴在自己的翔上,很安翔的样子。

又过了半小时,我劝道,你好出来嘞,你这是在干嘛?再吃根肉条好伐?

你再提肉条!猫腾地站起来,要吃罐头!

好好,开罐头,于是我转身去拿了一个罐头,猫跟了过来,仰着头喊道,要贵的那个,要土豪金颜色的那个!那个那个!

我满脸黑线地冲它嚷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没有脾气啊?

猫继续喊,罐头罐头。

好,被你发现了,我是个没有脾气的人,我拿了那个贵的罐头给它。

吃完,它往地上一趟,摸摸摸摸……

我没理它,一会功夫,它带着满身的猫砂碎屑和一身翔味,开始在我的床上打滚……

因为有很贵的罐头可以吃,这位朋友便消停了几天,直到那天,我放学回到家里,看见一屋子卷筒纸的尸体,啊,场面非常惨烈,卷筒纸被撕成一片片的,横七竖八躺在地上,飘在空气里,猫得意洋洋地在碎片上打滚,时不时跳跃起来用爪子勾那些碎片。

我仿佛都可以脑补出他们之间的对话:

卷筒纸:你要干嘛,旁友,手拿开点!不要抓我!

猫:抓你怎么了,我就是要抓!

卷筒纸:你不要撕我!你会后悔的!你做这种事情,要遭天谴的!

猫:什么天谴,我才不信!

卷筒纸: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猫:(冷哼一声)(此处翻一个白眼)抬头看!(冷哼一声)你妈炸了!

说完疯狂地扑过去,将卷筒纸撕碎了……

我在书桌底下找到了卷筒纸的残骸,伤痕累累的尸体口吐白沫凄凉地躺在地上,裹尸布绵延到了门口,场面让人动容,太惨了,真的太惨了,简直不忍心看。

你过来!我冲猫喊道。猫趴在椅子上,看着我,毫无畏惧,舔了舔爪子,说道,是我做的,我行不改名,坐不改……

懒得听它废话,我一把抓过来,用拍皮球的手法拍它的脑袋,它还在那里嘴硬,我~~~~坐~~~不~~~改~~~嗷嗷嗷嗷嗷~~~~~

真是不打不行了!

打扫战场的时候,猫就趴在我的晾衣架上,神情愉悦,我看着空气中飘荡的猫毛,又看着我刚刚洗完的衣服,陷入了沉思,你起来,我说道。

猫不为所动,我将猫提了起来放在地上,一转头,它又在晾衣架上了,为此,我不得不将毯子叠起来,放在晾衣架上,再将猫提起来放在毯子上。

哦哦,猫拍着毯子表示找到了睡猫树的感觉,它摊手摊脚地躺着,摸摸摸摸摸摸……又嚷了起来,我走过来,挠了挠它的下巴,它立刻满意地“呼噜呼噜”起来,开心开心开心……它一边翻滚着一边嚷道,开……嗷嗷嗷嗷嗷……

直接翻到晾衣架下面去了……

我低头注视着它,饱含同情地说了一句,傻波依,然后就继续扫地去了。

摸鱼到凌晨两点的时候,我才想起要去洗澡,走的时候门留了条缝,没一会刚洗澡呢就听见门外响起了那位挖煤朋友的叫声,汪汪汪……哦,不是,嗷嗷嗷嗷嗷……

此刻我的室友们大概已经睡了,虽然他们平时也爱浪,但那天似乎睡地格外的早,于是我尴尬地冲着门外小声喊道,别叫了!

嗷嗷嗷嗷嗷!猫听见我的声音叫得更起劲了,我只好匆匆抹了把肥皂,随便冲了冲擦干了跳出来,一开门猫坐地端端正正,尾巴卷着自己的腿,黑黑的猫脸上带着愉悦的表情,往旁边一晃,迈起步子要带我回家了。

完了,这下大事不好了,我好像有点喜欢这只猫了。

猫回到房间,看我也没有被淹死,很放心地跳回晾衣架上去睡觉了,晾衣架就在我书桌的正对面,我看着沉沉弯下去的衣架,心里产生了一种担忧,也不知道哪天就被睡塌了,虽说只是一个在宜家买的价值4欧的晾衣架,不过,4欧啊,那是什么概念,接近一万啊!宜家距离这里14公里啊,十四公里是什么概念?接近地球半径啊!

我犹豫了几下,没去动它,一会它便睡熟了,想必是白天挖煤很辛苦,我做了会作业再抬头,它已经睡得开始翻白眼了,嘴巴半张着,能闻见吞拿鱼罐头的腥味。

这对我,简直是一种精神摧残。

四点不到的时候,我终于浪够上床睡觉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六点的时候,突然就醒了一下,头昏脑胀地开始摸手机看时间,这一动不要紧,猫醒了,它激动地看着我,在晾衣架上站起来,喊道,你醒啦?来玩啊!

小跑扑到我身上,没有没有,你误会了,我赶紧躺下去拉住被子盖着头,我没醒我没醒,我撕心裂肺地喊道。

你醒了,猫爪子伸到被子里来拍我的脸,起来玩,起来玩,摸摸摸摸摸摸……吃饭饭吃饭饭……

那天我去学校做数学题的时候,同学问我,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黑眼圈怎么那么深?我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说,因为我不睡觉啊,那你为什么不睡觉呢?同学又问,因为我在陪猫玩啊,我这样回答道。

你是不是有毛病?我同学问到,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那天刷题进行得很快,我赶在8点以前回了家,因此得以去一趟超市,看见那位朋友喜欢的土豪金罐头补了货,赶紧拿了20罐,又拎了两袋猫粮和两板猫肉条,啊,猫肉条,真是个好东西,扣肉喜欢吃,挖煤的朋友也喜欢吃,最重要的是小葡萄不喜欢吃,这下没有猫和它们抢了,我满意地点了点头,伸手准备拿第三包,我想着扣肉比它大一圈,扣肉一次要吃两根那么我需要……我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来,扣肉并不在我身边,于是将第三包猫肉条放了回去。

想到半年前还住在托斯卡纳时,有一次去找同学,在他家附近的超市里看见了一种猫牛奶,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专门给猫喝的牛奶,于是连忙拿了两罐,还拿了一盒猫粮,兴冲冲地往回赶,心里在默默地分配,扣肉一罐,小葡萄一罐,不过小葡萄天吃星下凡,肯定会一脚把扣肉踹开,一个人,啊不,一个猫喝掉两罐,那么我回家要先把小葡萄关起来……

凹,不对,等等……它们现在不在我身边……

我捏着猫牛奶陷入了茫然,感觉自己快要老年痴呆了,最终这些东西都给了楼下花园里的猫。

回家后,挖煤的朋友又在晾衣架上睡觉,地上都是纸箱和卷筒纸的尸体,我一边扫,猫就跟在我身后一边将扫好的扑乱……于是我坚持不懈地扫,它坚持不懈地扑,两个小时后我同学发来短信,问我有没有整理公式概念,我说,我没有,我在扫地,他说,那你之前在干吗,我说,我一直在扫地。

我同学一定觉得我……有点毛病的……

那天凌晨五点我在睡觉的时候,猫又过来了,跳到我床上,伸出爪子来摸我,一下一下,我被它摸醒了,看着它,它也看着我,继续摸,我说,你有毛病啊,你一个猫干嘛撸人类啊?人类不用撸的你知道吗?

要的要的,猫说着继续撸,我把自己的脸埋进被子里,猫换了个角度,将爪子努力塞进来伸到我脸上继续摸。

到了九点,我忍无可忍跳起来,刷牙洗脸扫地、给它换水、开罐头,突然我前室友的短信又来了,曾良曾良,我来接猫了,到了到了就在你家楼下了啊!

随后我的前室友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我一愣,心说,昨天我没关门吗?

室友看着那些罐头开心地打包起来,掂量着挖煤的朋友说,我儿子真是重了不少啊,我接过猫,将它塞在猫箱里,它在里面转了个圈躺下。

前室友背起猫,拎起罐头,又风风火火地走了。

下午我出门上课时,发现门没关紧,下意识地觉得有一只黑黑的猫头马上要探出来了,一边跳过去赶紧关门,一边冲着空气喊了一句,别出来!

突然想到,这位朋友走了啊……但我还是好好地将门关紧了。

完了,这下大事不好了,我好像有点想念这只猫了。

[来源:搜城文学网 https://www.socitys.cn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

相关阅读